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半个时辰之后,昏暗一片的天牢。

    最里面的牢房,女子被套住头,胶带封住嘴巴,双手绑在身后,身体,的半靠在冰冷的墙壁上。

    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酒香,牢房里还有被打碎酒坛碎片。

    岳太傅换了一身太监的衣服,身后跟着两个死士,缓缓走了进来。

    只见他手里拿着一壶酒,面色的阴险暗沉,阴阴的笑声缓缓传了出来。

    “亡国公主啊亡国公主,当今圣上还想把你放走,老夫又怎么可以留你活口呢!”岳太阴险的声音响起,笑着道:“你也别怪老夫,你这种祸害在琉璃国灭国的时候就该死了。可惜啊,皇上为了你一个人,不惜剿灭了所有小国。”

    原本陷入昏迷不省人事的女子,听到仿若熟悉的声音,猛然惊醒。

    只不过,双手双脚都被绑住,浑身上下好像服用了十香软筋散一样,使不上一点力气。

    “唔……唔……”嘴巴被交代封住,只能用微弱的声音不断呻吟着。

    “我爱我的女儿,我必须要让她平步青云的在后位上稳当当的坐着,没有任何人可以威胁到她。”岳太傅一边说着,一边用眼神示意身后的两个人开始行动。

    “唔唔唔”女子似乎听清楚了来人的声音,以及他一字一句所说的话。她挣扎的想要向前,切被两个侍卫狠狠按住。

    “啧啧啧……你还想要行刺老夫,这一次你可没机会呢!”岳太傅负手而立,一副绝对胜利者的姿态看着她道:“你的母亲和弟弟这会儿大抵已经被蔺南衣放走,也罢,无用之人未必一定要杀。“

    音落,两名侍卫将她将手伸到头套里撕开她嘴巴上的胶带,她疯了一样的张口说话,却发现自己竟然发不出一点声音。

    “不必挣扎,好好享受这最后的晚宴。”岳太傅勾唇一笑,随即摆了摆手道:“啊,这头套甚好,千万别摘掉。她那双眼睛太过于凌厉,老夫怕看了以后今晚……会做噩梦呢!哈哈哈哈哈……”

    “是,太傅。”

    顷刻之间,参杂毒药的酒便从她的嘴巴里灌进去。

    女子拼命的挣扎,太傅拼命的笑。

    毒药在身体里挥发,一点一点吞噬着她的生命。

    直到,她没有一丁点力气倒在了地上,岳太傅才放下心来走上前,冷笑道:“好好好,真好。一切都是那样的完美”

    “差不多了,我们走吧!一会儿,文德该来了。”

    “是”

    临走之时,岳太傅还不忘踢了两脚倒在地上已经断了气的女子。

    那一刻,他的心中无比的畅快。这么多年了,女儿的心愿终于达成。

    这个亡国公主早就该死了,如若不是蔺南衣如此护着,凭借他的朝廷里的势力,想要杀死一个亡国公主实在太容易。

    可偏偏,阻挡他的是一个可怕而又偏执的蔺南衣。

    不过好在,一切都已经尘埃落地。胜利的的天平倾向于他们,属于他们。

    今夜的月色真美,今夜皇宫朕热闹,今夜……他将此生难忘这样一个激动人心的夜晚。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