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真的吗?”

    “真的。”

    叮好感度加十,任务完成度百分之四十。

    这是她给他的承诺,永远的承诺。

    可没想到,她的承诺所换来的,并不是等同的对待。

    第二天她睡到下午才起床,独自梳妆之后,依旧没有见到小甜的身影。

    往常,只要她醒过来,小甜就会将洗脸水拿进来了。

    起初她也不怎么在意,毕竟先前她也时常去御膳房给她做吃的好几个小时没回来。

    直到月落黄昏她都没有回来,洛倾尘才感觉有些不对。

    院里院外都没有什么异常,她打开宫门询问当值侍卫道:“你们今天有见着小甜吗?”

    “小甜一大早就被内务班的嬷嬷叫走了。”侍卫回想了一下说道:“这么看来已经有好几个时辰了。”

    “内务班……”洛倾尘皱了皱眉问道:“你们记得是哪个嬷嬷吗?”

    “眼有点生,记得不是很清楚。”

    洛倾尘轻轻点了点头,没有在多加询问。

    毕竟这些人只是禁锢她外加保护她的安全,对于她身边丫鬟的去向,肯定没有留意。

    内务班的嬷嬷她一个都没记住,但是……原主印象中却有一点印象。

    其中一个嬷嬷右边脸有一个非常大媒婆痣,重点是……她以前是岳家的奴仆。

    瞬间移动。

    两级的瞬间移动虽然还是让她有些累,但却不足以到晕倒的地步。

    皇宫里的内务班并不像表面上所看到的那样和谐,许多犯错的宫女和奴才,都是悄无声息的在这里解决掉。

    宫里年年都有莫名失踪的宫女,这些事情早已经习以为常。

    一个无人的拐角,她直接从随身空间里取出凤舞剑,一路朝着内务班的方向走去。

    殊不知,她刚到便看见两个宫女拿着两盆血水走了出来。

    迅速找了个掩体遮挡自己的方位,听着她们的对话。

    “哎,这个宫女是真的可怜。这样的刑法,简直和凌迟处死没有两样。”

    “嘘,悠着点。岳姑娘的命令,可不是你我可以讨论。”

    “快走吧!那人估计过不了半个时辰了。”

    岳彩之……

    洛倾尘咬了咬唇,纵身一跃将其中一名宫女打晕,右手凤舞剑架在另一名宫女的脖子上,冷声问道:“你们抓走的宫女小甜在哪里?”

    “小……小……”那人颤动嗓音说道:“她被关在……内务班的密室。”

    “带我去找她。”凤舞剑锋利的剑鞘将宫女的脖子划过一道血痕。

    下一秒,她立刻点头道:“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我带你去……”

    漆黑的密室里伸手不见五指,几乎什么都看不见。

    洛倾尘动了动耳朵,能听见血滴一滴一滴的传来,空气中弥漫着极尽血腥的气息。

    她右手一抬,凤舞剑的一端重重的将宫女敲晕。

    再往里走两步,略微能看见一点火光。两个嬷嬷用无数残酷的刑具折磨着夹在钉板上的少女。

    她面色没有一丁点血色,全身上下的血几乎都要流光了。

    “岳姑娘让你给那个亡国公主下个毒,你偏偏不要,这赔了命也是活该!”

    “哎,三十套刑具只用了十五套就死了,可真没意思。”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