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总之,以后没什么重要的事,还是不要联系了吧。”洛倾尘的看着双眸通红的蔺冬雪道:“欺骗这件事情在我眼中,就是一件不可饶恕的事情。”

    下一秒,蔺冬雪原本有些失落的眼神突然之间变得豁然开朗。

    他认真的重复了一边她前半句的话:以后没什么重要的事!

    没什么事和没什么重要的事,还是有着天壤之别。

    接下来几天,洛倾尘才算是深刻明白为什么当时蔺冬雪在原本失落的眼神之后变得豁然开朗。

    因为……

    他找到了她说这句话的文字漏洞,没什么重要的事,这几次字果然不能随口乱说。

    “公主殿下,我觉得我腰疼……”

    “公主殿下,我觉得我头疼,特别是晚上头疼的特别厉害。”

    “公主殿下,我最近是睡眠不足,夜晚的时候都难以入,有没有什么特别好的方法?”

    ……

    看着每天以不同面孔出现在黄金宫的蔺冬雪的,她不禁觉得烦躁。

    不仅如此,连小衣和莹莹都出来凑热闹,一会儿王爷这里不舒服,一会儿王爷那里难受。

    三天后,洛倾尘终于忍不住,从地上捡起一个棍子交给小衣道:“王爷若是以后晚上睡不着,你直接一棍子从他的后脑勺敲下去就好了。”

    “这……”小衣接过棍子,眼底一片为难。

    洛倾尘摆了摆手轻笑道:“别担心,一棍子下去一定能睡着,运气好的话还能一睡不起。那么你们家王爷这些原本身体里的不好症状,都会通通消失。”

    自从她说了这句话以后,蔺冬雪就没有来找她了。

    黄金宫夜晚比其他地方都要寂静,大抵是因为在皇宫较偏的位置,来来往往的人比较少。

    坐在前院的秋千上,只要一丁点风吹草动的声音她都听得很清楚。

    比如……现在。

    “谁”树枝轻折的声音,百花花瓣齐齐落下。

    洛倾尘一个转身,便在树下看清了来人的身影。

    他退去了九五至尊的长袍,穿着一身浅白色的长袍,倚着月光,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她。

    “过来”他轻轻唤了她一声,举手投足之间一片温柔。

    洛倾尘清眸一眨道:“我去拿医药箱。”

    殊不知,正当她准备转身朝着内殿走去的时候。蔺南衣一个轻功稳稳的落在她面前,毫无预警的将她抱在怀里,低喃道:“我做了一个梦。”

    他的拥抱很用力,她很明显的感觉到他强而有力的心脏,砰砰跳个不停。

    “梦?”她眨了眨眼问道:“什么梦?”

    究竟是什么梦,能让他大半夜的来到这里。

    “我梦见……”他苦笑一声,凉凉如水的声音缓缓响起:“你终于把我杀死了。”

    “……”她心脏一跳,指尖竟不自觉的猛然一颤。

    “长剑贯穿了我的心脏,我想要抱你,都没有机会……”说完这句话,他将她抱的更紧了。

    他有些害怕,曾几何时他也曾有过这样的担忧。如果他被她杀死,岂不是连见她的机会都没有了……

    良久,她右手轻抬,拍了拍他的背道:“不会有这一天,我保证。”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