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镜月殿。

    岳彩之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来的,只知道当蔺冬雪告诉她,前往藏书阁的人是蔺南衣的时候。

    她感觉自己整个世界都要塌了……

    这些日子,她一直以为自己已经代替了洛倾尘,成为蔺南衣心尖上的人。

    但现实却**裸的给了她一巴掌,蔺南衣没有忘记她?

    甚至……还爱着她。

    “啊”一声激动的叫声之后,随即便是瓷器叮呤落地的声音。

    她咬着牙,眼眸里一片鲜红的血丝,带着阴毒狠辣,怒声喃喃道:“洛倾尘,我杀不死你,不代表我杀不死你身边的人!”

    翌日清晨,大雪过后迎来晴朗的好天气。

    虽然温度还是很低,但温暖的阳光照在身上的时候,还是能感觉的淡淡的暖意。

    小甜和平常一样修建花草,处理药材。

    “咔嚓”一声,前门被打开的声音。

    走进来的不是被人,正是平西王蔺冬雪。

    他带了一幅字画,一脸焦灼着朝着她的方向走了过来。

    “见过王爷。”

    “嗯。”他轻轻挥了挥手道:“你先下去吧。”

    “是……”

    “等等”

    洛倾尘和小甜同时开口,抬了抬眸看着蔺冬雪道:“平西王有事可以直说,不必支开我的丫鬟。毕竟我一个人见王爷,心里还是有点害怕的。”

    蔺冬雪自然能听出她字里行间的嘲讽,他轻叹了一口气道:“我是来道歉的,真的……很抱歉。”

    “究竟是我昨天晚上话说的不够明白,还是平西王的理解能力有问题。”洛倾尘冷哼一声,从衣袖里掏出月璃扇轻轻敲了敲自己的掌心说道:“如果昨晚他们得逞了,你觉得你的道歉还有意义吗?”

    并不是洛倾尘小心眼不原谅蔺冬雪,而是因为当一件事没能成功得逞,这件事就变特别容易只得被原谅。

    因为她没事,所以她其实也许可能大概可以原谅他。

    那如果,如果她有事呢?

    昨天晚上她要不是洛倾尘,她要仅仅只是原主,估计早就一命呼呼了吧!

    蔺冬雪浑身一怔,听着她康强有力的话语,他竟然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因为……没得解释。

    “我知道道歉没有任何意义。”他微微颔首,语气中带着一抹浅浅的恳求,看着她说道:“可我发誓,我以后……一定会保护你。”

    “谢谢你了啊!”洛倾尘耸了耸肩道:“可惜……我以后不会在信任你了。”

    人和人之间的友谊本身就很脆弱,他可以为了自己心爱之人视她生命安全如无物。

    那么在想要得到原谅,就太难了……

    “我知道了。”他有些失落的点了点头,漆黑的眼眸不敢在看她,而是低沉的嗓音,说了一句让人有些动容的话。

    “我知道你不会相信……但是如果我知道她做那些事对你不利的话,我一定不会让你处于危险当中,我一定会去找你。”

    洛倾尘闭了闭眼,听着这一番真诚的话,不免有些动容。

    蔺冬雪大抵是一个很好的人,但他所爱之人,真的没有那么好……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