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蔺冬雪死死的咬着唇,眼眸里带闪过痛苦的神情。

    此时此刻,他的一颗心犹如揪在一起一样的难受。

    这种难受的情绪并不是来源于洛倾尘,而是来源于他自己。

    因为他做了一件,无法让自己原谅自己的卑劣之事。

    回到黄金宫已经是午夜子时,蔺冬雪送她回来,蔺南衣则被后来赶到的文德护送回了太和殿。

    “倾尘”

    站在黄金宫门口,蔺冬雪看着一脸淡漠的她,薄唇微抿道:“我终究欠你一句对不起。”

    良久,只见她清眸浅笑,淡淡应了一句:“不必,对我而来朋友之间才需要获得道歉,我们不是。”

    话音一落,她行了个礼道:“那我就不送王爷了。”

    寒风轻拂,白雪落地。

    许多事既然做出了选择,那么就无需多言。

    良久,他眸子渐渐黯淡下来,紧紧皱着眉看着她道:“好好休息。”

    一夜未眠,脑海里思绪很乱,牵挂很多事情。

    但最担心的还是蔺南衣,她很清楚自己那一刀刺的不浅。

    太和殿门外。

    岳彩之一身金色凤舞长裙跪在雪地里,请求见蔺南衣一面。

    她心里莫名的有些着急,蔺南衣一整晚都没有出现。她的人打听到他早早就回宫了,却不知道去了何处。

    镜月殿设宴草草结束,那些个小主看她的眼神都变得那样不同。

    不屑、嘲讽、冷笑……

    该死!为什么?为什么做了这么多准备还是没能在她最爱的男人生辰这一天陪着他一起度过。

    而他回来了,却直接回太和殿,谁也不见。

    “岳姑娘,圣上今日乏了早早就睡了。”文德打着伞对她说道:“您不用等了,明日再来面圣也不迟。”

    “公公可否在替我宣一下,我只要见圣上一面就好了……”她咬着唇,眼泪簌簌,一滴一滴的落了下来。

    “岳姑娘何苦为难老奴。”

    “哒哒哒”岳彩之正想要说些什么,前方不远处的脚步声缓缓响起,来自于蔺冬雪。

    他几乎视文德不存在,右手直接将岳彩之从冰冷的雪地里拉了起来,怒吼道:“你在这里做什么。”

    天寒地冻,她一张小脸被冻的通红僵硬,双手不自觉的颤抖着,就连牙齿都在打颤。

    “你干嘛”她用力的甩开她的手,见文德还在语气瞬间一变说道:“王爷有何事,不妨直说。”

    “哼”只见蔺冬雪冷冷的哼了一声,拉住她的手大步往反方向走去。

    岳彩之拼命的挣扎,奈何一点用都没有。毕竟一个女子的力气,怎么可能大的过一个男子。

    “蔺冬雪!”岳彩之怒吼一声看着他道:“你究竟要干嘛?我让你帮忙你半途而废就算了,后面的事情我自己解决了,你现在还想赖坏我好事?”

    她字字句句是那样的冰冷,犹如寒冰一般狠狠的此在蔺冬雪的心尖上。

    一时之间,他有一种失去了一切的感觉。

    下一秒,他扯了扯嘴角,苦笑一声道:“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藏书阁做了什么事吗?”

    岳彩之一怔,皱了皱眉,不可置信的看着他:“你……你不是没去吗?”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