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洛倾尘闻言,摆了摆手道:“没有。”

    孤风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她,她从头到尾都是鲜血,但脸色却看不出苍白。

    她真的没有受伤?怎么可能?

    但看着这一地尸体,他有必须相信眼前这个人的强大,不可思议的强大……

    “我没受伤,但是你的人受了伤。”洛倾尘微微俯身,指尖在他们颈脖之处探了探道:“还有呼吸,你去御医,让你的手下把他们三个抬到殿内。”

    “别这了,再晚就来不及了。”

    音落,她看了一眼跪倒在地上的小甜道:“你和他们一起进去吧!”

    “是……是……”

    她闭了闭眼,周围突然变得安静。不一会儿,整个前院只剩下她一个人。

    雪花一片一片落在她的身上,突然之间有一点委屈。

    下一秒,她将右手轻轻拂过腰间,眉眼微颤。

    玉佩……她捡到属于他的玉佩不见了……

    大概是刚才打斗的时候掉落了。

    她轻轻俯身,拨开满是鲜血染过的雪,找寻的那枚玉佩。

    不远处,一步一步极轻的脚步声朝着她方向走来。

    脚步声氏那样的轻,但心底却是那样的沉重。

    他看着少女的背影,心里猛然一抽。只见她一身大红百水裙,站在满是鲜血染红的雪地里,三千青丝随风轻扬,空气中弥漫着浓重的桃花和血腥混合的气息。

    她似乎在寻找什么,很着急的在寻找着……

    方才在长廊之处碰到了抬着架子,将尸体挪出来的孤风。

    只有孤风,没有别人。

    蔺冬雪,没有来……

    当孤风说她没有受伤的时候,他悬在嗓子口的一颗心才缓缓的落了下来。

    这一路,他几乎都是用轻功狂奔。脑海里一片空白,似乎所有的思维都停止了运转。

    除了害怕,还是害怕……

    害怕推开门的一瞬间看见的是一具冰冷的尸体,害怕从未得到过就要承受失去的痛苦……

    还好,还好她没事!

    只此一瞬,洛倾尘觉得后背一凉,很明显的很察觉到有人朝着她的方向靠近。

    来人的脚步很轻,陌生中又带着一抹熟悉。

    她轻轻蹙眉,右手凤舞剑紧紧一握,耳朵稍稍一动,在计算来人靠近的距离后,猛然起身

    抬眸,举剑。

    只不过,在看见面前之人是谁的时候,她的右手猛地颤抖了一下。

    原本立在蔺南衣颈脖之处的剑不小心划破了他的一层皮,鲜血瞬间溢了出来。

    “怎么,你还想杀朕吗?”

    他的声音很好听,凉凉如水中带着一抹淡淡的清冷,一字一句传进了她的耳际。

    洛倾尘没有说话,只是抿了抿唇,眉心轻轻一蹙,眼眶有些红。

    她其实……有些委屈。

    来到这里的似乎也有一段日子了,对于好感度这个东西的她从来不曾有拥有过。甚至于不知做错了什么,恨意值还蹭蹭蹭的往上涨。

    不曾被拥抱、不曾被关心,甚至不曾……被保护。

    良久,她缓缓将剑放下,眼眸在他脚下的某一处定格。

    他顺着她的眸光看向自己的脚下,一块流云佩静静在躺在雪地里,上面似乎还带有一丝鲜红的血迹。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