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皇上,彩之刚刚喝了点酒,有些不舒服,想要先回寝殿休息一下。”岳彩之挠了挠太阳穴,面上笑颜如花,心里却有些紧张。

    刚才有那么一瞬间,她透过人群看见一个浑身是血的人。

    这个时间点在宫中出现受伤的侍卫,只有一种可能性。

    那个侍卫,来自于洛倾尘所住的冷宫。

    蔺冬雪……是要去救她吗?

    那个青梅竹马说这一辈子只爱她一个的男人,真的回去救她想要杀掉的人吗?

    突然之间,那抹不甘心的情绪涌上心头。

    “好。”蔺南衣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一句话。

    他的心绪似乎也有些不宁,此时整个皇宫的人多半都在这里,蔺冬雪离席是去找她吗?

    光是这么想着,心里就有一种十分不痛快的感觉。

    一曲毕,他挥了挥手道:“朕有些发乏了,宴会继续。”

    众人皆是面面相觑了一番,场面瞬间变得极为尴尬。方才对岳彩之说三道四的几个小主,一时之间也是有些慌乱。

    难道皇上是去寻刚刚离席的岳彩之吗?

    “皇上摆驾回宫”文德高亢的声音响起,乐声停,众人言:“恭送圣上”

    刚一走下高台,进入撵轿之中的时候,文德便小声开口道:“老奴方才听说公主殿下遇刺了?”

    “什么?”

    “平西王已经带着孤风他们前去支援,拼死回来禀告的御前侍卫已经断了气了……”

    蔺南衣咬了咬牙,语气之中几乎不带有一丝温度的说道:“如果以前有关于她事,朕不是第一个知道,你的脑袋在你脖子上的可能性就比较低了。”

    “老奴该死”他急忙跪地道:“圣上是要……”

    下一秒,他直接跳下撵轿,朝着洛倾尘冷宫的方向狂奔而去。

    漫天的雪花,让他的心一点点的坠落,害怕不安的感觉在心中蔓延开来。

    同一时间,一条寂静的长廊。

    岳彩之喘着气,拦下了蔺冬雪的去路。

    这是这次入宫以来第一次见到他,他还是如同少年时期那边英俊潇洒。

    依稀记得那个时候,他总是站在她身后。而她就像是拥有万丈光芒的大小姐一般,备受众人羡慕。

    而今……再见面,却有一种形同陌路的感觉。

    “你要去哪里?”她抿了抿唇,轻轻抬眸,一双漆黑如墨的眸子认真的看着他。

    “王爷”孤风皱了皱眉,额头上汗珠点点。

    伴君身旁多年,他和文德一样清楚。关在冷宫里面的那个人不能死,她如果死了,这皇宫里将会有无数人替她陪葬……

    “你们先去……”蔺冬雪负手而立,眉梢微微一动,这一刻心脏竟然还是有所触动。

    这样的情感,在这漫天飞舞的大雪里显得那样的让人心悸。

    “是”

    下一秒,岳彩之皱了皱眉,捂着胸口后退了一步,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蔺冬雪猛然一怔,瞬间伸手抱住她,神情紧张的问道:“怎么了?怎么会这样……”

    他或许永远都不知道,为了拦下他给自己岳影争取多一点点的时间,她服下了少量的鹤顶红。

    这么做,还有一个目的。

    即便她爱的人是蔺南衣,她也想知道,事到如今在蔺冬雪心目中究竟是她重要,还是洛倾尘?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