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只见她手持凤舞剑,一身红衣锦缎,晶莹的雪花像轻盈的玉蝴蝶在翩翩起舞,落在了她的三千青丝上。

    倚着月光,这一刻她眉心之处的彼岸花,仿若栩栩如生。

    岳影冷眸一敛,竟有一种莫名的压迫感。

    这种感觉很深刻,但却不知从何而来。

    眼前的少女一身红衣,手中握着不知名的长剑,眸子清冷如水。乍一看去,丝毫不曾觉得她有武功。

    “你以为临死前的豪言壮语有用?”岳影冷笑一声对着围着她的二十多个黑衣人道:“兄弟们,给我上!”

    只此一瞬,雪花飞舞,漫天花瓣随剑起而落。

    凤舞剑出鞘,世间谁与争锋!

    同一时间,太和殿大殿。

    天竺使臣觐见,一片歌舞升平,热闹非凡。

    岳彩之身穿一袭金色碧霞云纹联珠对孔雀纹锦衣,头顶斜插着一支喜鹊登梅簪。手拿一柄半透明刺木香菊轻罗菱扇轻轻一晃,显得格外优雅端庄。

    两排皆是入宫多年都未曾面圣的小主们,这一刻岳彩之觉得自己格外的具有吸引力。

    大概周围的人都特别羡慕她,羡慕她能成为蔺南衣心尖上的人。

    只不过,有一点她没有想到,那便是这些小主们对于她……并不友善。

    “听说她就是皇上的新宠啊,比起黄金宫那位前朝公主可真是差远了!”

    “同意!上次我问她买了些薰衣草的花瓣,她还送了我好多其他花瓣。”

    “对对对,这个岳姑娘在后宫连小主的名分都没有,上次还使唤我……”

    “你被使唤了啊!”

    “是啊,替她拿了挂在树上的风筝。毕竟她现在是皇上身边的红人,我等今日才见过九五至尊的真容,怎么敢得罪。”

    “不过说真的,皇上好英俊……”

    ……

    虽然小声的讨论,但总有那么一两句在古弦之声停止的时候,传到了岳彩之的耳朵里。

    她脸色瞬间一变,锐利的眼神扫过那么小主们的脸。

    她们见状,立刻悻悻的低下了头。

    而就在此时,一个大内侍卫一身是血的冲到了太和殿,直直在孤风面前倒下,支支吾吾道:“有……有刺客……人……很多……公主……公主殿下……”

    他还未说完,就因失血过多而晕了过去。

    坐在后座上的蔺冬雪正好看见这一幕,趁着众人都将目光放在舞蹈之上,直接离开座位。

    “出什么事了?”他见孤风大步向前,正朝着蔺南衣的方向走去,拦下了他。

    “公主殿下所住寝殿发现刺客,卑职正要向皇上禀告。”

    “不必了”蔺冬雪看了一眼高台,对着一脸紧张孤风道:“使臣觐见,莫要打扰了皇上的兴致。带上侍卫,我和你去。”

    “这……”

    “怎么,孤风是在怀疑本王的武功?”

    “卑职怎么敢。平西王寒沙之战以一敌百的事情,皇宫里无人不知。”他皱了皱眉立刻拱手道:“卑职随王爷一同前去。”

    蔺冬雪大概不知道,他离开座位的瞬间,太和殿里有两个人发现了。

    一个是岳彩之,一个是蔺南衣。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