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只不过当时他便婉言拒绝,如今太傅大抵也知晓了一点风声。

    而今他命不久矣,她为何还要来?

    “让她进来吧。”他将天枝丹重新放进衣袖中对文德说道。

    “民女岳彩之见过皇上。”

    “免礼。”他正经端坐眯了眯眼道:“所谓何事?”

    岳彩之长得很水灵,大大的眼睛简单而又纯粹。她不同于后宫之中那些为了争宠而上位的女子,她更像是为了爱情而去追逐的人。

    只见岳彩之轻轻探了探某,从衣袖里掏出一个盒子递了上去道:“这是彩之从北荒大夫那里得来的配方,我问过顾太医,他配好之后本想只是交给皇上”

    “但是彩之想自己来,便抢了顾太医的功劳。”她垂了垂眸,将是事实说了出来。

    文德在一旁点头附和道:“顾太医也在门外,皇上是否需要宣他进来说明情况。”

    “不必了。”话音一落,他直接将岳彩之递给她的盒子打开,将里面的药丸吃了进去。

    文德和岳彩之以及周围的小姑娘皆是一愣,当今皇上竟如此信任岳彩之,对她如此特别。

    “皇上”岳彩之眸中泛着浅浅的氤氲,抿了抿唇道:“皇上您一定要好起来啊!”

    “会好的。”他剑眸一抬,忽明忽暗的眼底泛着一抹无人察觉的淡淡精光看着岳彩之问道:“你为朕寻药是你的主意还是你父亲的主意。”

    岳彩之愣了一下,急忙道:“家父也希望皇上能平安无事。”

    “那么看来就是你的主意了。”

    “我”岳彩之看着她漆黑深邃的眸子,咬了咬牙跪地道:“民女岳彩之爱慕皇上不求名分,但求常伴身旁。”

    “如若朕命不久矣呢?”他凝视着她,漂亮的眸子里闪着细碎的光芒。

    岳太傅是何许人也,他自然知道他的身体状况,绝对不可能在这个时候让她唯一的宝贝女儿和自己有所关联。

    他想在想要巴结的人,应该是蔺冬雪才对。

    “瞪”只见岳彩之直接跪地,一双透明清澈的眸子里带着决绝,一字一句的说道:“倘若真是如此,彩之愿黄泉相伴,黄土白骨伴君身侧。”

    “嘶”在场的众人皆是倒吸了一口凉气,他们大抵都没有想到一个十六岁少女,竟然在一个只有一个月君王的面前,说出这样铿锵有力的话。

    “你想留在宫中冬雪知道吗?”他眯了眯眼,眸子里透着甚是。

    岳彩之闻言,指尖明显轻轻一颤,清眸中多了一丝慌乱。

    蔺冬雪,蔺冬雪,蔺冬雪。

    一个无比优秀的男人,可惜啊可惜。

    她并不爱他就算曾经有那么一瞬被那个男人的优秀的惊艳。但在看到蔺南衣第一眼的时候,她便知道什么才是一见钟情。

    只可惜,蔺南衣的身边永远都有一个洛倾尘,一个以让他死为目的女子,却能轻而易举的得到他的百般陪伴。

    而她,连接近都是一种奢侈。

    而今,皇上身中剧毒命不久矣,她才有了能够带着一颗真心,接近他的机会。

    “那边留下吧。”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