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站在死牢某个角落的人负手而立,深邃的眸子里亮起一抹极淡的微光。

    半个时辰之后,文德来到了死牢。

    “公主殿下”他拱手作揖道:“平西王爷请您过去一趟。”

    文德对她句句用的是敬语,即便是在天朝的死牢,都没有丝毫不尊敬的语气。

    原因很简单,当年原主在宫中的时候,只要她想要的东西就没有得不到。

    只要她不喜欢的人,就没有好好活着的。

    文德也吃过这个亏,曾经没能给这个亡国公主送上新鲜的紫葡萄,而被罚款了整整三个月的俸禄。

    那时候他心里只有一个想法:昏君啊昏君!

    当然有这个想法的绝对不仅仅只有文德一个,前朝后庭本就是密切联系。

    吃过这个亡国公主亏的不计其数,众人皆不知她除了生的倾国倾城之貌,还有什么值得圣上如此纵容。

    西寒殿,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檀香气息。

    高位上坐着一个身穿青蓝色长袍的男子,他眉眼清秀,给人一种看淡红尘的感觉。

    “你究竟想做什么?”他微微抬眸,漆黑的眼眸里带着不解的神情。

    毒药是她下的,致他哥哥于死地的人也是她。

    可密信是她写的,十里胡同的路也是她堵上的,他的确有些看不懂,她究竟想要做什么。

    “我要见你哥哥。”她抿了抿唇,语气出奇的清冷。

    蔺冬雪一愣,他也见过这丫头几次。说话傲气,甚至连分贝都比其他大上几分。

    仿若全都天下都必须依着她的性子。

    可眼下,她淡淡的眸子透着看不透的黯然,半眯着眼的样子给人一种看透一切的感觉。

    “他不想见你。”蔺冬雪眉心轻蹙,声音里尽是冷漠。

    听到这句话,她能感觉到自己的指尖明显颤抖的一下。

    蔺冬雪的声音有一种莫名的敌意,似是想要从她这里知道一些什么。

    比如:她的想法。

    “他知道我来了?”她半眯着眼,语气没有一丝一毫的波浪。

    也许,蔺南衣中毒之后只是逐渐凋零,并不是已经昏迷不醒。

    那么他知道她回来了,还将她关进死牢

    这一切,他不会在放过她了吧!

    “是。”蔺冬雪冷眸一敛,声音之中不带有一丝温度的看着她道:“你觉得他应该见你吗?”

    “不应该。”她眉眼轻眨,猛然抬眸道:“当他必须要见我。”

    一个时辰以后,她穿上一袭澹澹色的月牙凤尾罗裙,三千青丝上斜插着紫鸯花簪子。

    一双云丝绣鞋踩在厚厚的积雪之上,寒风一吹,她脸色一片苍白。

    系统给她的药这个世界上没有人知道里面的成分,但却只有一颗。

    可如今她的身份,没有人会给她这个机会,更没有人会认为她拿着的会是解药。

    蔺冬雪也知他的哥哥药石无医,一个月后必定会离开人世。

    作为他的同胞弟弟,他知道他最想要的是什么。他怕他在地府太过于孤单,本就想让后宫所有女子陪葬。

    但如果那个最适合的人突然出现,让她陪他死,岂不是最适合?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