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其实她也有点紧张,作为往生赋的原音,她应该要得心应手才对。

    可当温言辰说只要观众有嘈杂的声音,他们就停止。

    这让她有一种,这不是在录干音,这是在比赛。

    “诶,你为什么可以……有这么多时间?”

    这是校庆啊,应该很严谨才对。

    “我们家是学校最新一批实验室和器材的赞助商。”温言辰也没有隐瞒,直接出来出来。

    “可要是台下一直都很安静呢?”

    “他们既然享受往生赋,深深的被带入剧情之中,我们又为什么要打扰。”他见她有些紧张的样子,轻轻的摸了摸她的头道:“放心吧,你可是浮生醉的清尘巨!”

    “……”洛倾尘扯了扯嘴角回应道:“谢谢你啊温存巨!”

    晚上八点整,校庆正式开始。

    声乐社的集体大合奏之后,迎来的是苏织的小提琴单人演奏。

    只不过,在司仪抱出苏织两个字的时候,台下已经开始躁动不安。

    因为他们一直以为,今年的表演应该是温言辰的钢琴独奏。

    校草男神突然变成了莫名其妙的人,底下碎碎念瞬间就炸开了锅。

    “什么啊,我一点都不喜欢小提琴!”

    “说好的温校草呢,怎么变成另一个人了。”

    “我不听我不听,我要回宿舍睡觉了!”

    ……

    站在后台洛倾尘不自觉的皱了皱眉,这个场景她有想过,只是没想过大家会这么激动而已。

    不知道性子冲动的苏织能不能稳住。

    站在不远处的陈娜嘴角勾起了一抹绝佳的弧度说道:“可真丢人,完全是给声乐社招黑!”

    “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洛倾尘几乎好不由于的应了回去,语气特别不好!

    一般她紧张焦躁的时候千万不要惹她,怼人的方式没有三四种也是七八种。

    果然,在校庆上只能唱唱和声的陈娜脸色瞬间变得不好看,她正想回应,却没想到问言辰的声音更快一步响起。

    “放心吧,音乐家是不会受到外界所打扰。”温言辰眯了眯好看的眸子道:“她和我们不同。”

    果然,下一秒小提琴绵长的弧线音响起,台下的观众嘈杂声渐渐小声了。

    苏织拉的曲目是古典和流行的结合,有一种民乐和西洋乐融合的意境。

    她大概知道她这么编曲意欲为何,想证明自己,在父母面前。

    还真的是……用心良苦。

    一分钟后,现场只能听到很小声的窃窃私语,大部分都沉醉在她小提琴的音乐声中。

    宛转悠扬,澎湃如潮。

    一曲毕,掌声雷动。

    站在台上的苏织放下小提琴,缓缓睁开眼,蒲扇了一下睫毛,竟落下了眼泪。

    她有些梗咽的抿了抿唇,拼命控制自己的情绪。

    “真的是一曲振奋人心的小提琴独奏,听得作为主持人的我都想要去听音乐会了。”主持人走了上来温柔的递给她一张纸巾,对她说道:“先来说说感想吧!”

    苏织拿着纸巾,擦掉眼泪,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道:“感谢我父母培养了我那么多民乐的乐器,我并不是崇洋媚外,想要学好小提琴不过就是因为喜欢”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