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大排档上,人来人往,

    安钰生要了一箱啤酒,点了几个小菜。

    “咔嚓”易拉罐被开起来的声音。

    洛倾尘的喝了两口,带着一抹无奈的笑道:“酒还真是个好东西。”

    “咔嚓”

    安钰生也开了一罐,却被洛倾尘按住道:“可是你不能喝。”

    “为什么?”她柔软的手心触碰到自己指尖的一瞬间,他突然觉得心底闪过一抹颤动。

    这种一种从内心深处散发出来的感受,骗不了人。

    “因为你是病人啊!”

    洛倾尘收回手,将自己面前的啤酒一饮而尽道:“病人不能喝酒!”

    “失去记忆不算病。”他有些执拗拿起易拉罐,喝了一口道:“可我为什么失去记忆,他们所有人都吞吞吐吐,只有清柔告诉了我。”

    “她说了什么?”

    这一瞬间,她觉得自己有些紧张。

    “她让我找你要答案。”

    他深深的看着她,每一个字都带着复杂的情绪,充满磁性的温柔声音,让她竟忍不住红了眼眶。

    “没有记忆,就没有答案。”洛倾尘看着他道:“你心里所猜大多都是真的,但曾经经历过的事情,如果只有一个人有记忆,那就不是完整的故事。”

    记忆,才是感情最好的合集。

    如果连记忆都没有,即便知道了答案又怎么样。

    那就像是电影演出来的那样,只不过从别人口中所听见,所述说的故事罢了。

    “是,它是完整的故事。”良久,他凉凉如水的声音缓缓开口:“我知道,以前的我喜欢你。”

    其实爱情从来没有离开过,只是她记得,他忘了。

    “对,以前的你喜欢我。”洛倾尘苦涩一笑道:“但那是以前的你,现在呢?”

    一个没有记忆的空白人生,仅仅凭着几天的感觉就能谈得上爱吗?

    这样的爱,他自己相信吗?

    如果他深信不疑,他又怎么会问她呢?

    沉默,沉默,沉默,一阵死寂的沉默。

    直到,一声尖锐的声音在他们身边响起,方才打破了这样的沉默。

    “啊”

    此起彼伏的尖叫声瞬间响起,安钰生几乎是瞬间将他拉到自己的身后,完全警惕的看着声音来源的方向。

    一个五岁的小妹妹被一个持刀的男子所劫持,她的母亲一脸苍白如纸,直接瘫倒在地上。

    “别伤害我女儿,我求求你别伤害我女儿。”

    “你女儿你女儿”持刀男子一脸绝望的喃喃道:“为什么你女儿还活着,而我的女儿却死了呢!为什么,为什么!”

    “妈妈救我,妈妈救我”孩子的领子被持刀男子伶了起来,身体悬空状。不断的哭喊着、挣扎着。

    “不准哭!”持刀男子凶狠的呵斥了一声,嘶哑的嗓音吼道:“我的女儿咽下最后一口气的时候都没有哭,你凭什么哭!”

    他一边说着,一边激动的将刀子划过小女孩的手臂。

    鲜血,一瞬间的流了出来。

    “别,别伤害我的孩子”她的母亲嘶声力竭的喊着:“她只有五岁啊!她是个五岁的孩子啊”

    “五岁的孩子,那又如何?”他一双可怕的眼睛在暗夜里散发着魔鬼的光芒阴森的说道:“我的孩子也只有五岁,可她却死了!在这个寒冬,被活活的冻死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