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回到房间之后,安钰生将门咯噔一声反锁。

    这是一种自我保护的行为,对于失去记忆的人来说,密闭的空间可以给他一种奇妙的安全感。

    脑子有点乱,他有点焦躁。

    下意识的拿出手机,在洛倾尘名字的地方,停住了视线。

    三秒钟后,他给她发了一条。

    很久不见,最近很忙吗?

    他看着输入框内的这句话,想了想,点了后退键

    清柔说有点想你,什么时候一起出来聚一聚。

    他再次看着输入框内的内容发了一会儿,又点了后退键

    我很想你

    这一次,他足足看着输入框的内容发了五分钟的呆。

    然后不相信按下了发送。

    顷刻之间,他觉得自己的心脏疯狂的跳动,呼吸都显得有些急促。

    下一秒,他立刻做了一个举动

    您撤回了一条消息。

    而再下一秒,对方已经给他发来了回复。

    我也想你呀!

    洛倾尘的语气看上去似乎先得很轻松,但其实并不是这样。

    当她坐在电脑面前看着安钰生给她发我很想你四个字的时候,她一度以为他是不是恢复记忆了。

    但这个期盼在下一秒钟就被自己给终结。

    一来:系统没有恢复她的好感度。

    二来:如果安钰生恢复了记忆,一定不可能只是单纯的在上面发消息,说他想她。

    所以,此时此刻想她的是那个犹如白纸一样,重生的安钰生吗?

    昂,突然之间好像有点激动!

    明天一起去看个电影吗?

    那个,你如果没有时间的话,也可以改天。

    不是,你哪天有时间我们就哪天去吧!

    时间滴答滴答滴答,一秒一秒的过去。

    直到四十二秒钟之后,洛倾尘给了他回应。

    明天!

    在键盘上打下这两个字的时候,洛倾尘的嘴角带着一抹浅浅的笑意。

    这种一种很奇妙的感觉,他们似乎没有约会过,他们似乎回到了相互认识的时光。

    那时候没谈的恋爱,似乎要一次谈回来。

    可他,似乎早已不是有着人格障碍的安钰生了。

    第二天一早,她站在衣柜面前许久,最后决定还是穿那件鹅黄色的毛衣,格子短裙,一件藏蓝色的外套。

    一切,似乎都回到了最初的起点。

    在今天之前,洛倾尘一直认为安钰生虽然失忆了,但却不在是有着人格障碍的少年。

    这似乎是上帝的另一种恩赐,因祸得福。

    但此时此刻站在镜子面前的她,却有些不自觉的红了眼眶。

    他不再是那个偏执的少年,是不是就证明了他再也不是那个会为了她生,为了她死的人

    突然好失落

    原来有一个人不顾生死宠着的感觉,是那样的好。原来偏执病态的爱,是那样的让人怀念。

    “叮铃”一声短信的铃声打断了她的思绪。

    你发个定位给我,我去接你。安钰生

    洛倾尘微微愣了一下,将自己这边的定位用发给了他。

    打开的一瞬间,她才看到安钰生昨晚给她的一长串留言,以及一句简短的懊恼。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