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未婚妻?”安钰生薄唇的微微一抿,漂亮的眸子微微有些闪烁。

    身体下意识的往后靠了靠,微微垂眸道:“你好,我有些不舒服。”

    “冰冰,还不赶紧从阿生的身上起来。”梁志为皱了皱眉头看着她道:“一个女孩子家的害不害臊!”

    “哎呀,人家太激动了。”她有些恋恋不舍的从安钰生身上起来,余光瞄了一眼洛倾尘,随即一脸委屈看着安钰生道:“阿生对不起,是我不好,让你难受了。”

    脸上虽然很委屈,但此时此刻她的内心里可谓激动的不行。

    终于有一天自己以一个光芒万丈的女主身份,站在洛倾尘面前,用骄傲目光看着她。

    似是隐隐再说:你这个小太妹,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想要和我抢安钰生,做梦!

    “哥哥身体才刚刚恢复,还是不要剧烈摇晃的好。”夏清柔抿了抿唇,缓缓走过上前去,牵过洛倾尘的手,将她往自己的身边带了带。

    夏晴柔对于梁冰冰的印象本身就不好,这个女的是什么样的人品,别人不知道,她可是一清二楚。

    “原来夏同学。”梁冰冰看着她和洛倾尘要好的样子,忍不住直接嘲讽道:“没想到你和小太妹的关系竟然这么好。”

    “太妹?”安夫人皱了皱眉,一种奇怪的目光落在了洛倾尘的身上。

    这种目光就是所谓长辈的不起的目光。

    “阿姨,倾尘是我的朋友。”夏清柔很认真的一字一句说道:“她只是父母都不在了,家境不太好而已。”

    “切”梁冰冰轻哼一声道:“是骡子还是马,她自己心里没点数吗?”

    梁冰冰的语气里尽是嘲讽,毕竟之前被洛倾尘欺负的那么惨。

    现在不仅安钰生完全不记得她,她还有长辈们撑腰。

    看她洛倾尘怎么嚣张?!

    洛倾尘深吸一口气,眉眼轻轻一颤,

    梁冰冰说的很对,每个女孩儿都希望在喜欢的人父母面前表现的好,她也一样。

    但生来不服输的性格,却让她还是颔起了首,带着一抹淡然孤傲的神色,看着梁冰冰道:“马斯洛大哲学家曾说过:有教养的人,你点到为止,他就心神领会没教养的人,你不发脾气,他就咄咄逼人。”

    一番绝对有深度的话语,洛倾尘几乎是轻而易举的就说了出来。

    引用国外大哲学家的话,也没有一丁点瑕疵。

    她这么做,既可以不让梁冰冰在话语上站到上风,有可以轻而易举的化解太妹两个字的头衔。

    毕竟,一个小太妹怎么可能会引用大哲学家的话!

    洛倾尘再次看向安夫人的时候,她脸上的神色明显变得不太一样。

    但梁冰冰却不同,她原本绝对骄傲的脸瞬间一黑。想要在说些难听的话,到了嘴边却一句都说不出来。

    毕竟,洛倾尘之前那句极具讽刺性的哲言在前。此时此刻,她无论在说什么,都感觉是应验了她的话,成为了没教养的人。

    而这一刻,大抵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躺在病床上的少年,嘴角不自觉的勾勒起一抹极淡的笑意。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