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打了一辆出粗车,回到医院。天空下起了雪,鹅毛一样的雪花,一片一片的落了下来。

    眼眶不自觉的红了……

    她微微颔首,不让眼泪落下来。

    开出租车的是一位四十多岁的大叔,从前视镜里望了她一眼,带着长辈的语气缓缓开口道:“小妹妹,是不是考试没考好?”

    她眉眼轻颤,摇了摇头。

    “那就是淘气了被父母念叨了?”

    她低了低头,依旧摇了摇头。

    司机大叔似乎恍然大悟的看了她,一副明白人的眼神说道:“那就是和男朋友吵架了?”

    “哇啊”下一秒,洛倾尘没忍住直接哇一声哭了出来。

    原本强忍的泪水,犹如打断了线的珍珠,一颗一颗的落了下来。

    司机大叔一愣,显然的有些着急的说道:“小妹妹你别哭啊!这……你还年轻,最好的还在路上,别着急啊!”

    “可是我就喜欢他啊!”

    窗外的雪从车窗的缝隙里吹在了她脸上,透着刺骨的冰凉。

    在这一个狭小的空间里,听着司机大叔浑厚的声音。她似乎可以放下所有的坚强,像一个孩子一样哭泣。

    安钰生……安钰生……安钰生……

    脑袋里不断的重复着三个字,那个为了留在她身边可以不顾生死轮回常理的少年。

    他怎么可以忘记呢?说好的爱情试卷,他们通过了层层的难题终于拿到了满分,怎么可以说换卷就换卷呢!

    “哎呀,我说你这小姑娘怎么这么执拗呢!”司机大叔语重心长的说着所谓的大道理:“正所谓天下男人千千万,不好可以天天换!你看大叔我,前前后后被换了七八次了!”

    “为什么换!”他缓了口气继续道:“因为穷啊!”

    “哇”

    听完司机大叔的阐述,她似乎哭的更厉害了。

    浮躁的世界,她和安钰生就像是一股清流,爱的那样的纯粹。

    可偏偏……爱而不得。

    到了目的地,司机大叔没有收她的钱。而是递给她一张纸巾认真的说道:“刚才我那是胡说八道,你这么可爱,一定不会被换掉。”

    “你别说了”她接过纸巾,吸了吸鼻子,将眼角的泪拭去,继而道:“你一点都不会安慰人!”

    说着她还是将钱塞给了他,因为她早就看见了车窗前他和妻子还有儿子一家三口的合照。

    有些故事的结局,他没有说,但并不代表不好。

    乘坐电梯上了四楼,夏清柔在走廊前等她,脸色不太好看。

    她朝着她眨了眨眼,轻声道:“别担心,我都知道了。”

    “你知道?”夏清柔不可置信的看着她。

    通红的眼眶,微微的鼻音。

    虽然她不知道她是怎么知道这些事情,但却能从她的表情里看出来,她知道。

    “医生说哥哥对于生活方面的能力都还在,就是对于人……都不记得了。”

    夏清末的轻轻拉起她的手道:“不过医生说,哥哥原本精神方面的问题也有了改善。大概是忘记了以前凉生哥哥的事,不再有人格障碍了。”

    “也算是一件好事。”她点了点头道:“进去看看吧。”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