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洛倾尘闻言,对于苏念的问题没有一丝一毫的惊讶。她双手插在口袋里坐在他的对面,平静的回答道:“他不会死的。”

    “你倒是很乐观。”苏念的表情显得有些绝望,他再次用力的吸了一下香烟,看着她道:“我割到的可是动脉!”

    颈脖上的动脉,怎么可能活下去!只要十秒钟,他就会立刻休克。

    医学上像这种大血管就算是在手术过程中不小心割到都有可能丧失生命,更何况是……

    “你觉得如果他死了,我还会来看你吗?”洛倾尘的声音平静中带着一抹淡淡的冰冷。

    她的确不讨厌苏念这个人,但是他这样伤害安钰生,她实在喜欢不起来。

    “哈哈”他微微一愣,下一秒自嘲的笑了笑道:“说的也是,说的也是。”

    终究,他用了一生的牢狱之灾,亦有可能是自己的生命,都没能和这个世界上他最恨的人同归于尽。

    他和安钰生本无怨无仇,却恨的深沉。

    “既然他还活着,你不待在他身边来找我做什么?”

    “赵锦轩是你送进来的……对吧!”

    “你来感激我?”他看着她的眉眼,竟觉得有些心酸,有些可笑。

    “谢谢。”她真诚的道谢,字里行间却让人感觉不出来任何感情。

    “不必。”苏念轻笑一声,摇了摇手上的烟盒子道:“我们恩怨两清。”

    “你和我之间本身就没有恩怨。”洛倾尘缓缓起身,语气冰冷的对他说道:“这个世界上亏欠你的人是安杨,从来都不是安钰生。”

    “如果这一次安钰生死了,而我没被抓的话,我一定会杀了安杨。”他看着她,眼眸中透着戾气。

    可下一秒,洛倾尘去轻轻一笑道:“不,你不会。”

    他一愣,没有说话,只是眸子里有些惊讶的看着洛倾尘,似是心里的某个小秘密被发现了一样。

    “你从来就没有想过要报复安杨,即便你心里很清楚,他才是你应该要报复的人。”

    “别说了。”苏念的情绪有些激动,直接打断了她的话。

    “因为一直以来,你想要的都是得到他的爱,而不是毁了他。”

    “我让你别说了”苏念闻言,近乎疯了一样的敲击着桌面,扯着嗓音,悲凉的看着她道:“你不会明白那种感觉!你永远都不会明白!”

    他从小在嘲笑声中长大,没有父亲的他就犹如没有了一个遮风挡雨的肩膀。他只是想要一个肩膀而已,如果安杨在这个世界上只剩下一个儿子,那么他会不会多看他一眼?

    “如果你不是那样偏激,也许你会多一个的父亲,也会多一个哥哥。”她顿了顿,继而道:“不,是两个。”

    这是她在拘留所和他说的最后一句话,但愿从此,再不相见。

    叮好感度减百分之百,任务完成度百分之零。

    “叮铃”

    这一瞬间,她只觉得自己心脏咯噔一声,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窒息感。

    急促的手机铃声一遍又一遍的充斥着她的大脑,她浑身猛然一颤,接起了夏清柔的电话。

    “喂,倾尘吗?”电话那头的夏清柔激动的说道:“哥哥醒了!”

    “……”一阵沉默过后,她抿了抿唇,竟不自觉的红了眼眶,梗声道:“我知道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