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病人已经进入深度休克”

    “血压和血氧都在不断降低”

    “已经感受不到光源”

    “但是他的心脏却平而有力的跳动着……”

    “肾上腺素一毫克进推”

    ……

    医院里的人很多,各种嘈杂声音在耳边响起,她的身边没有别人,只有一个夏清柔。

    夏清柔轻轻的拍着她的背,似乎在她耳边不断地说着:“没事的,会没事的。”

    但她的脑海里却想起了苏念绝望的脸,以及安钰生闭上眼睛时候安然的笑。

    她有时候不禁会想如果她没有出现,那么这件事情会不会走到这一步。

    一对同父异母的兄弟,一个因杀人而被关进监狱,另一个则在抢救台上,随时都有可能失去生命。

    不过,洛倾尘也知道,纵然她没有出现,结局也是一样。

    有可能,更加糟糕。

    不得不说,安杨的而且无论是苏念还是安钰生,性格方面都存在非常大的障碍。

    他们的思想和平常人不同,以极端的方式出发,以极端的方式结尾。

    坐在抢救室的长廊,看着进进出出医务人员。她甚至连呼吸都不敢大口呼吸,一双清澈的眸子随着抢救室里的灯,忽明忽暗。

    直到,它永远暗下的那一刻。

    医生走了出来,面色很凝重。她没来及的走上前,安氏父母便如疯了一帮的冲上前握住医生的手。

    “病人暂时脱离了生命危险,但是休克多久,能不能醒来就要看他的造化了。”

    音落,便是嘶声力竭的哭喊声。

    “你们也别太悲观。”医生见安夫人几乎站不住瘫倒在地上,继而道:“毕竟病人的求生意志力非常顽强,我行医这么多年,还没见过在失血超过2000的情况下,还能就回来的人。”

    一般来说,正常人在失血超过1000就会休克。

    安钰生,是一个奇迹。

    安夫人原本绝望的脸,似乎透着微微的光。下一秒,那张脸却变得异常的凶狠。

    她疯了一样的对身旁早已老泪纵横的安杨拳打脚踢,一边打一边哭喊着:“都是因为你都是因为你……那个丧心病狂的人已经害死了我们一个儿子,如今她还要害死第二个!”

    纵横商业圈的安杨在这一刻却是那样的懊悔,他只能不断说着对不起,来祈求原谅。

    “那个歌女到底是什么样的货色,如此狠心!歌女就是歌女,太下贱了!”安夫人哭喊着说着,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几乎已经没有了声音。

    大抵围观的很多人都能听见她难听的谩骂,有些认同,有些鄙夷。

    但又有谁真正了解她的痛苦,失去两个儿子的痛苦,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

    坐在不远处的洛倾尘没有在哭,她咬了咬唇看了一眼旁边的夏清柔轻声道:“谢谢。”

    谢谢她从不曾怪过她,谢谢她一直以来的陪伴。

    夏清柔是她见过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女孩子!

    她微微一愣,木讷了一瞬道:“不用谢,因为你是哥哥喜欢的女孩子,我知道你比我还要着急。”

    夏清柔的声音很细腻,在这个冰冷的医院,犹如一阵和煦的春风,吹进她的内心。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