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鲜红的血液在的白色的病号服上蔓延开来,安钰生死死的捂着自己的伤口后退了两步。

    伤口很疼,可他却必须保持清醒。

    “别挣扎了,我在走廊的那一头放了禁止进入。”苏念用舌头舔了舔满是鲜血的匕首,笑着说道:“一时半伙不会有人进来。”

    安钰生眉心轻蹙,正打算起身按下床沿的护士铃,苏念直接冲了上来将匕首直接刺入他按向护士铃的手背。

    只此一瞬,锋利的匕首刺穿了安钰生的手。

    鲜血一滴一滴落了下来,安钰生手背的肉就如被撕裂开来一般,血管处处可见,森森白骨直接暴露在外面。

    他的脸色有些苍白,但眉头却没有皱一下,嘴角反倒是扬起了一抹继续灿烂的笑。

    因为,他按下了护士铃。

    “叮铃”一声清脆的铃声在他耳边响起,这一刻他那双星如海的眸子仿若会发光一般。

    “你以为他们来得及救你吗?”苏念脸色一变,语气显得着急。

    “你以为你杀的了我吗?”安钰生轻哼一声,浑身是血眼底却丝毫没有畏惧!

    “那就试试看吧!”

    话音一落,苏念将匕首再次朝着安钰生的方向刺去,只见安钰生右手一抬,直接抓住了他的手腕,拿着他的匕首直接刺入自己的肩膀。

    疼痛感瞬间袭来,但他的眼底却是从未有过的清澈。

    苏念显然没想到安钰生会做此举动,他竟然自己握住匕首刺入自己的身体。

    但安钰生很清楚,他这么做只有一个目的。

    他不能被刺中要害,他要活下来,一定要活下来。

    “安钰生,你去死吧”

    苏念将匕首拔出,疯了一样的朝着安钰生颈脖动脉的方向刺去。

    同一时间,病房的门被撞开,同时进来的还是刚刚赶到的洛倾尘。

    这一瞬间,她的时间仿若完全定格。眼前是颈动脉的血喷溅出来,那个如画里走出来的少年,浑身是血的站在他面前。

    他的目光很坚决,但在看到她眸子的那一刻变得柔软。

    从前的他为了得到她不惜用伤害自己的方向引起她的注视和关心,而如今,他为了陪伴她,用尽所有意念咬着牙,不让自己死去。

    他怎么能死呢?如果他死了没人对她好怎么办?如果他死了有人对她好,他会吃醋怎么办?

    这样一个冰冷的世界,他最初根本不愿意活着。但如果这个世界有她,那么他会拼尽所有意念让自己留下。

    “安钰生”她嘶声力竭的喊着他的名字,冲过去紧紧的抱着全身是血的她。

    这一刻,心在颤抖,不停的颤抖。

    她害怕,很害怕很害怕。眼泪从眼眶一滴一滴落了下来,滴进他的血液里,带着她所有的情感。

    “别哭……”他右手依旧死死的捂住他被划开的小动脉,呼吸很重,眼神已经不在聚焦。但却还是字字清晰的在她耳际旁边说道:“我不会死……因为我不会把你让给任何人。”

    音落,少年便安静的躺在她的怀里,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