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夏清柔一脸焦急的推着轮椅,漫无目的的寻找着安钰生的身影。

    她已经千万小心,只不过去走廊装一壶开水,安钰生便直接拔掉了针管,消失在她的视野之中。

    “清柔这里”洛倾尘看着不远处的夏清柔,急忙朝着她挥了挥手。

    毕竟,此时此刻抱着她的安钰生,似乎已经将他身上的重力完完全全的靠在了自己身上。

    他呼吸很轻,带着独特的气息,在她耳际旁轻吐着气。

    回到病房,安钰生已经没什么意识。右手因为血管倒流留了很多血,但是洛倾尘没注意到,如今注意到的时候,感觉那抹鲜血的颜色,有些触目惊心。

    她就这么看着躺在床上的安钰生,看着他用几乎极端的方式将她围在自己的心理安全区。

    他是那样害怕失去,那样不允许自己失去。

    “393。”医生重新给他测了一边体温,脸色不是很好对他们说道:“昨天护士应该提醒过你们,病人急性肺炎,在这么烧下去是有生命危险的!”

    站在一旁的夏清柔和洛倾尘急忙的点头道:“是我们的过失。”

    “哎”医生开了两副抗生素的药,再一次嘱咐道:“生命体征如果有变化随时按护士铃,病人醒了也要通知一声。”

    音落,医生便离开了房间。

    徒留夏清柔和洛倾尘面面相觑了一番,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洛倾尘以为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没想到事情往往没有她想象的那么顺利。

    由于安钰生一直都没醒,洛倾尘和夏清柔轮班,先回家洗了个澡,顺便换了一生衣服。

    苏念给她打了一通电话,她没接。苏念给她打了第二通电话,她也没接。

    直到第三通陌生的号码响起,洛倾尘方才把电话接了起来。

    “洛倾尘是吧!苏念现在在老子手上,你要向他没事,立刻来百里街旁边的废弃大楼。”

    电话那头传来赵锦轩的声音,他每一字每一句都带着狠意,对于洛倾尘充满了恨意。

    “哦。”她冷漠的应了一声继而道:“关我什么事?”

    “你不要以为我不敢,你如果不来,我就……”

    “我又不是警察,你抓了人质要勒索还是要撕票都与我无关。”

    话音一落,她直接把电话挂断!

    电话那头的赵锦轩简直气的半死,直接把电话摔在了地上。

    “妹妹,我们绑了苏念有什么用?她洛倾尘压根不在意!”赵锦轩赔了一声,看着已经被打昏迷的苏念,一脸不爽的说道:“看上去像个混混,可功夫真没两下子,竟然还敢和我们叫板!”

    其实绑架苏念,根本就不是赵锦轩的计划。要不是因为他在医院外面骂了两句洛倾尘biao子,有个男的突然扑了上来,他也不至于对陌生人动手。

    “既然洛倾尘敬酒不吃吃罚酒,我们就给她点颜色看看。”梁冰冰从口袋里拿出一把小刀,半眯着眼走到苏念的面前,直接划开他的手指。

    只见她眼眸里带着一抹狠戾,咬着牙道:“给她发视频,我赌她一定会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