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他不想要她去,一点都不想要她去。原本就多疑的内心几乎能猜的到究竟是谁给她发的短信,为什么她要去,为什么?

    早就慌乱的内心忽然之间有一种被锋利的针狠狠的扎着心脏的感觉,这种感觉让他窒息难耐。

    “叮咚”

    短信的声音此起彼伏的传来,口袋里一震接着一震。

    洛倾尘垂了垂眸,一张清澈干净的脸突然之间凑向安钰生。

    他微愣,她落吻。

    虽然只是轻轻一下的触碰就离开,但安钰生的连却不自觉的泛上一抹淡淡的绯红。

    “咳咳……”夏清柔眼眸轻轻一闪,继而清了清嗓子道:“大庭广众之下,请勿卿卿我我!”

    “我下去一下就回来。”洛倾尘看着她漆黑如墨的眸子,一脸专注的说道。

    安钰生一愣,有些呆萌的点了点头。

    其实,此时此刻他的内心有一点紧张。

    叮好感度加十,任务完成度百分之八十。

    离开病房,她直奔一楼大厅的位置。苏念的短信大抵是在和她倒计时,顾名思义,如果她在不发病房号给他,他就要真的大喊她的名字!

    “洛倾”

    “闭嘴!”洛倾尘叉着腰,微微喘着气道:“你要干嘛?”

    她倒是有些看不懂这个苏念,老跟着她阴魂不散的干嘛!她这个主线不好完成,支线连个影子都没有,哪有空和他闲聊!

    “咦,你没生病啊!”苏念看着生龙活虎的洛倾尘显然有些惊讶,挠了挠头道:“冰冰给我打电话说你住院了,我才赶过来呢!”

    他的表情很轻松,似乎白跑一趟也不是什么大事。

    “谁?”

    “梁冰冰啊!”苏念耸了耸肩道:“你们和好啦?”

    洛倾尘闻言眯了眯眼,眸子里闪过一抹淡淡的不安。半响她一边往病房赶,一边不忘回了一句:“和好个大头鬼,这个世界不是她死就是老子亡!”

    刚跑到楼梯的拐角,她便迎面转上另一个结实温暖的胸膛。

    她摸了摸额头,一边口中说着抱歉,一边绕过那人身影。

    殊不知,下一秒一阵温柔的声音闯入耳际,她则毫无预警的掉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慌慌张张的干嘛?”安钰生的声音有些轻,能感觉他还很虚弱。

    洛倾尘转过眸看着他血液倒流的针管,心底猛然一颤。

    “你……你怎么下来了。”她轻轻的眨了眨眼,抬着眸,映入眼帘的是一张苍白如纸的脸。

    “嗯……咳咳……”他轻轻的摇了摇头,不带有一丝血色的唇抿了抿,看着她道:“我不放心你……”

    其实,此时此刻的安钰生很享受这种感觉。享受着洛倾尘担心他的目光,享受着身体无比虚弱在清醒和昏迷之间的零界点。

    他所喜欢的人,一分一秒都不会让给别人。无论是苏念还是别人,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从她身边抢走洛倾尘。

    除非……他再也没有一丁点力气可以拥她入怀

    除非……他死了。

    这种一种可怕而又强大的爱,用一种专属于安钰生的方式,一层一层将洛倾尘包围其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