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但安凉生不一样,他对弟弟宠爱这个世界上无人能敌。

    乃至于安钰生和社会上的人争执的时候,安凉生义无反顾的挡在他面前,被匕首刺中了要害,没能救回来。

    “我依稀的记得,当时的叔叔阿姨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为什么死的你不是你。”夏清柔右轻轻一抬,拭去了脸上的泪道:“从那之后,钰生哥哥就变了。他变得和凉生哥哥一样,甚至比他更好。可我知道,他知道把自己藏起来了而已。”

    听完夏清柔所有的叙述,洛倾尘沉默了许久,才缓缓开口道:“他根本就是在扮演安凉生。”

    “是。”夏清柔点着头,扯了扯嘴角苦笑道:“洛同学,接下来我的要说的和你们有关。”

    “我们?”

    “我知道他喜欢你已经成为了一种必然。”夏清柔轻轻皱了皱眉看着他道:“这个世界上只要是钰生哥哥想要的东西亦或是想做的事,只要在人类能做到的范围内,他就没有得不到的。”

    “所以?”

    “你喜欢他吗?”夏清柔显得很不好意思,但她还是问出了口。

    “喜欢。”洛倾尘点了点头,没有任何的言辞闪烁,直接回答了她的问题。

    “如果哥哥的喜欢会让你感到恐惧……你还会喜欢他吗?”夏清柔皱了皱眉,余光从窗户望向安钰生的脸,言语中带着复杂的情绪。

    “恐惧?”洛倾尘似乎能够听得懂夏清柔所说的话,因为对于安钰生的性格她已经猜的差不多了。

    下一秒,她眉梢轻轻一动,继续道:“你是不是想说他的发烧,有可能是自己造成的。”

    “你知道?”

    “果然……”

    夏清柔有些惊讶的看着她,毕竟她一种以为,就算洛倾尘骨子里是一个比较强硬的女生。但对于这种可怕的爱,应该会觉得恐惧才对。

    洛倾尘看着她惊讶的神情,有些不自觉摸了摸她的脸,带着一抹欢喜欣赏的笑容说道:“如果是你,你会恐惧吗?”

    “我不会……我只是会……”

    “担心他的安全,更不想让他伤害自己。”洛倾尘还没等夏清柔说完,便秒接了她的话,并且还不忘补充一句:“我觉得这个世界上他唯一一个所爱和被爱的人已经离去了,他太没有安全感了。”

    她现在大抵已经完完全全的了解,为什么最开始的时候系统会对她说那样的话。

    安钰生,就是一个这样的人。

    这一夜,他们在走廊聊了一整夜。聊安钰生的过去,聊生活中的小事,但最重要的是……聊怎么样治好他。

    同一时间,赵锦轩和他的一群兄弟也进了医院。梁冰冰更是被吓的不清,直到被打了安定才迟迟睡去。

    第二天一大早,病房里就传来她和赵锦轩吵架的声音。

    “你不是去堵洛倾尘了吗?你怎么把自己给堵进医院了!?”

    “哎哟大小姐,老子连宝器都差点没了你知道吗?你还冲我嚷嚷!”

    “我怎么不能冲你嚷嚷了,你连一个洛倾尘都搞不定,还好意思说自己是大哥!”

    “!哥告诉你,昨天晚上就算是一百个梁冰冰都打不过一个洛倾尘!”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