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梁冰冰脸色瞬间苍白,四周的汽车呼啸而过。

    她就犹如站在生死边缘,而面前的安钰生眼眸中泛着鲜红的血丝,眸子里一片杀意。

    仿若下一秒,他真的有可能和她同归于尽一般。

    “你……你……”梁冰冰喘着粗气,哇的一声眼泪直接掉了下来。

    她颤抖着嗓音断断续续的说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你放开我吧!求求你了……你放开我吧!”

    如果不是她亲眼所见安钰生这副样子,她根本不敢相信。

    那个温柔优雅的校草,在这一刻却显得那样的恐怖。

    “看来,你是真的不想活了。”安钰生的右手死死的抓着她的肩膀。

    “轰隆”一声巨大的雷声在耳际边上响起。大滴大滴的雨水划过他的脸颊,原本就面色苍白的他,显得那样的诡异。

    前方不远处一脸载满钢筋的大货车想着他们的方向开来。

    “不要……不要啊……救命啊!救命啊!”梁冰冰被吓得已经语无伦次了,她拼命的哀求着眼前这个曾经她最喜欢的男孩,祈求他能够放过她。

    货车的车灯晃着他们的眼睛,一阵冗长的喇叭声响起,地面因为下雨变得非常的滑。

    安钰生眼底露出一抹暗黑的光,嘴角的弧度扬起阵阵冷笑。

    “啊”一阵惶恐的呐喊声,在他耳旁响起,可他却觉得那样的悦耳。

    犹如活着的人,在这个人世间最后一声呐喊。

    既然这个人不停的将黑暗之手伸向他最在意的女孩,那又为何要让她活着。

    这个世界上喜欢她的人都不该出现

    这个世界上想要伤害她的人都要死

    这个世界上能够得到她注视的只有他一个。

    “安钰生”一声歇斯底里的呼唤,让他的右手停下的动作。

    顷刻之间,那辆满是钢筋的大货车在梁冰冰身边擦肩而过。

    安钰生缓缓回过头,看着便利店门口的洛倾尘,原本泛着暗淡的眼眸瞬间变得清澈。

    他眉心微动,右手一放,直接朝着她的方向飞奔了过去。

    没有了安钰生力量的支撑,梁冰冰双脚一软,直接瘫倒在地。

    在车水马龙的马路中心,她想要离开,却发现自己一丁点力气都没有。

    “倾尘”便利店门口,安钰生轻轻的喊着洛倾尘的名字,一把将她直接拥入怀中。

    他炙热的呼吸在她耳际边上延绵,双手紧紧的拥抱着她,似是用尽了所有的力气。

    “没事了没事了”这一刻,洛倾尘的心砰砰砰不停的的跳动。

    她的指尖依旧在隐隐颤抖,心中充满了后怕。

    因为她亲眼看见,安钰生要和梁冰冰同归于尽的样子。那张干净如斯的脸颊上,带着冲向死亡的决绝。

    “你没事就好了……”他的声音很轻,脑袋一沉,径直倒在了她的怀里。

    叮好感度加十,任务完成度百分之七十。

    “安钰生……”她抱着他跌坐在地上,右手抚上他滚烫的额头,看着他苍白如纸的脸,心里那样的不是滋味。

    磅礴大雨之中,少年安静的倒在她怀里。

    这一刻,她似乎知道了他的性格,一种可怕的病态执念综合体。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