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高二7班,按照系统的套路,这绝对不可能是一个优秀的班级。

    翌日一早,她穿着一件大红色的麋鹿外套,灰色的格子裙,早早的出门打算剪个头发。

    为她剪头发的造型师很年轻,但是却已经坐到了总监的位置。

    他围着她绕了一圈,随即摸了摸下巴道:“这个……修不好。”

    “?”洛倾尘皱了皱眉,颔首:“啥意思?”

    “美女,你这头发的包养实在太差了,基本要做全面的护理才有可能恢复正常的发质。”造型师认真的对她分析着:“这在怎么样也得半年左右。”

    洛倾尘皱了皱眉,总不能这种样子去学校,这岂不是给了别人打脸她的机会!

    “有没有什么迅速把发质变好的方法?”

    “有!”

    “什么?”

    “剪掉!”

    ……

    不得不说,这家理发店的造型师还算靠谱,至少他的方法听上去的确是最好的办法,还不浪费钱。

    最终,她的都发被剪到耳际之下,带着一点点微卷,刘海是轻盈的空气刘海,给人的感觉特别的稚嫩。

    “有没有感觉自己像是变了一个人?”造型师细心的为她的头发做最后的整理,满意的看着自己的作品笑了笑。

    洛倾尘轻轻眨眼,嘴角轻轻一扬,甚是满意。

    原主本身就长得很白,上天倒是很眷顾她,长年的酗酒并没有让她的皮肤变糟糕。

    剪掉了一头麻花一般五颜六色的头发后,她发现自己犹如脱胎换骨一般。

    清新的短发配上大红色的森系外套,一脸高中生稚嫩的模样。

    这样的她和之前酒吧里驻唱的原主,简直判若两人。

    不知道,今天的演唱会,那个干净如斯的少年会不会惊叹道。

    突然有点期待,他看见她之后的表情。

    晚上六点,安钰生手中拿着两场门票在演唱会门口等她。

    殊不知还没有等到她,先等来了梁冰冰。

    “这不是安校草吗?”她穿了一件米色的连衣裙,裹着糖果色的围巾,挥了挥手带着灿烂的笑容走到他身边。

    “嗯。”他淡淡的点了点头,没有做过多的回应。

    面对学校里的那些女生,他永远都是一副淡淡的样子。

    大家都以为他就是这样一个少年,礼貌谦逊,温柔优雅。

    可没有人知道,他身体里住的是一个怎样的恶魔!

    “安校草在等人吗?”梁冰冰自然能感觉到对方的冷漠,心底勇气了一抹淡淡的不悦。

    有关于安钰生今天晚上看演唱会的这件事情,其实她很早就知道了。

    只不过一直不知道他是和谁看演唱会,直到无意间听见夏清柔和母亲打电话时无意传出的讯息。她才知道,原来今晚陪安钰生看演唱会的不是别人,正是那个在她这种优越女生眼中的肮脏之人。

    因此,来之前他拜托她表哥做一件事!

    两千块钱的事情她可以不计较,但是这种小太妹想要和安钰生在一起,她绝对不同意!

    那种社会上肮脏到骨子里的小太妹,凭什么能够得到校草的青睐。

    她堂堂一个附属中学的校花,凭什么不能名正言顺的站在校草身边成为他的女朋友!

    天造地设,门当户对,这么显浅的道理那个小太妹不懂吗?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