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饿久了会昏迷,昏迷了就会死亡。

    从小到大她饿晕过三次,都是自己凭借着意志力醒来。

    这样的生活让她知道,在死亡面前一切的人性卑劣都是那样的渺小。

    因此,她答应了梁冰冰的要求。

    其实原主攻略安钰生的道路并不顺利,因为无论她用什么办法安钰生都没有答应和她在一起。

    因为从始至终他的身边都有一个夏清柔,无论刮风下雨还是艳阳高照。

    但为了两千块钱,原主不能放弃。

    如果她放弃了,下个月估计真的要饿死。其实男配赵锦轩也不是没给她机会,他让她去他的酒吧上班,但是原主拒绝了。

    原主虽然穷,但却有自己的原则。

    她知道这个世界谁说她是肮脏的小太妹都无所谓,因为她自己心里清楚,她不是。

    十一月底的最后一天,原主拿着扩音器在附属中学校门口和安钰生告白。

    她说了这样一句话:安钰生我每天都会在这里等你,无论狂风下雨,我等你一个月。如果你还是不愿意接受我,我就放弃你。

    那天城下了一场大雪,她穿着毛茸茸的黑色毛衣,破洞的骷髅头牛仔裤。画着烟熏妆的眼影,黑色的眼线,还有一顶鸭舌帽,右耳的四个黑色钻石耳钉闪闪发光,嘴巴里叼着棒棒糖。

    校门口许许多多青涩的学生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她,她知道那是一种不屑的眼光,可她不在意!

    不是人人都是在象牙塔里被保护起来的小公主,至少她不是,社会的复杂早已让她了解了人心的险恶。

    因此,她不在乎这种眼神。

    可就是那一瞬间安钰生愣了一下,一向被称之为天才校草的安钰生,竟在这一刻感觉到原主身上有自己渴望的东西。

    那叫:自由。

    可即便如此,他只是淡淡的和她擦肩而过,没有说一句话。

    时间过的很快,原主每天早上匆匆吃了一个馒头之后就在校门口等安钰生。

    然而无论晴天还是下雨,他从来都没有正眼看过原主一样。

    夏清柔总会偷偷的给她送水和吃的,并且劝她不要在等了。

    她的原话是这样的:钰生……哥哥,他对男女之情并不在意。

    夏清柔并没有怀疑过原主的情深,相反她很心疼原主的爱。

    虽然这种爱和她潜藏在心底的情感有所不同,但实质上却是一样的……

    爱而不得,退无后路……

    原主等了整整三十天,安钰生与她擦肩而过了三十次。

    终于在那个大雨倾盆的十二月三十一日,原主没有在校门口等安钰生。

    她在最后一天的时候放弃了,那天的雨下得很大。

    安钰生至今都不会忘记,他没有在校门口看见那抹熟悉的声音,心脏咯噔一声。

    有一种淡淡的失落,和那……莫名的不甘。

    那天,每一节下课安钰生都会去东楼的天台,因为那个位置正好可以看到校门口。

    从第一节课到最后一节课,那抹身影都没有出现过。

    她似乎犹如一抹炙热的光,毫无预警的照进他冰冷的内心,又在没有任何通知的情况下悄然离开。

    说好的一个月,为什么食言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