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要看透一个人的内心性格,就能知道她将会做的一切。”洛倾尘耸了耸肩,手中的月璃扇轻轻一挥,嘴角扬起一抹淡淡的笑容继续道:“她从一开始就打算杀人。”

    “什么?”惜锦一愣,竟不自觉的轻呼出声。

    “首先,假设沐盈盈是凶手,她进宫之后并没有和外界交流。那么既然她毒死了沐甜甜,证明毒药她用一种特殊的方式,一早就带进了宫。”洛倾尘抿了抿唇,一点一滴揭开事情的真相。

    有些事,做了便是做了。做的时候既然从不后悔,东窗事发的时候就别害怕。

    “继续”凤司醉眉眼微抬,眼底尽是探索之意。

    他看着她的清澈如水的眼眸,似乎被她的思维完全牵着走。

    原本一片空白的脑海开始运转,原本停止半拍的心跳恢复了正常的跳动。

    只因为,他的内心里涌上了一抹奇特的感觉。

    她是她、她是她、她是她……吗?

    她们有这两张完全不同的面容,她为他而死,她逆光而来……

    这是根本不可能相交在一起的两个人,可她们的身影却在这一刻重合。

    “试问这样一个人,在杀死自己妹妹之后。如果将毒药尽数销毁,万一这后宫之中再次出现让她有威胁的女子,她不就是成了手无缚鸡之力的人吗?”

    “哇”一声惊叹,惜离一脸崇拜的眼神看着她道:“橙姑娘你太聪明了,你竟然用反推论来锁定沐盈盈!”

    不得不说,面前这个来帮她姐姐脱罪的女子,当真是让人佩服。

    从最开始的嚣张傲慢到之后的慵懒从容,她仿若对这里的一切都竟在掌握之中。

    当然说出自己推论的时候,他甚至觉得她的周围是发着光的,那是一抹闪亮耀眼的光……

    不一会儿,派出去的两名侍卫便有了结果。

    “启禀皇上,卑职在樱花殿沐姑娘的竹盒里搜出了一**白色粉末”侍卫将青花瓷**双手举过头道:“但卑职并不知这位何物。”

    “何御医”

    “是,皇上。”

    下一秒,御医走上前去,缓缓接过**子。轻轻打开,一抹刺鼻气味扑鼻而来。

    何御医眉头紧锁,走上前跪地道:“启禀皇上,这就是害死沐甜甜姑娘的毒药。”

    “你确定。”

    “准确无误!”

    顷刻之间,沐盈盈整个人软了下去。她不听的抽泣着,目光中闲的有些涣散。

    其实,当洛倾尘说出她是凶手的那一刻,即便只是猜疑,她都知道自己已经输了。

    毕竟,自始至终她都以为自己是一个受害者的身份。她是替重情重义的沐盈盈,她是替妹妹报仇的姐姐。

    “橙姑娘当真聪明……”凤司醉剑眸一抬,半眯着眼看着眼前的洛倾尘道:“还请问姑娘全名为何?”

    洛倾尘闻言,请眸一抬,眼眶竟不自觉地红了。

    “启禀皇上……橙姑娘的原名就叫橙……”

    “不用你说。”惜离还未说完话,便被凤司醉直接打断。

    他半眯着眼,深邃的眸子里闪着细碎的微光。他在等,等一个奇迹,等一个答案。

    仿若从头到尾,他都在等,一直等……

    天空中缓缓下起了小雪,她看了一眼门口,目光中闪过一抹淡淡的流光,抿了抿唇道:“洛倾尘。”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