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洛倾尘换了一身澹澹色的刺绣妆花裙,口点花红,显得特别的清纯好看。

    她以惜锦表妹的身份随惜离一同入宫,李公公并没有多加阻拦,毕竟惜离曾在边境立过军功,是凤朝的功臣。

    “一会儿你可能不能进去,你在门口等我。”惜离小声的在她耳边低喃了一句,洛倾尘点了点头淡淡的应了一声。

    皇宫依旧是那个皇宫,只不过人走茶凉的感觉很不是滋味。

    李公公将她安排的御花园苏亭,这是一个距离韶华殿很近的地方。

    她右手月璃扇轻轻一晃,朝着韶华殿的方向走去。

    这大概是皇宫的禁地,鲜少有宫女经过,但通往韶华殿的长廊,却没有一片落叶。

    干净的仿若无时无刻都有人打扫一样,这样的场景不禁让她心底一酸。

    不远处缓缓走过来一个身影,洛倾尘定睛一看,倒是和她原先的样子有几分相似。

    沐盈盈身后跟着两个宫女,那是他们刚进樱花殿的时候凤司醉赏赐给她和沐甜甜的下人。

    如今沐甜甜已死,这两个人自然是为她所用。

    洛倾尘眯了眯眼,如若无睹从她身旁擦家而过,推开了韶华殿的大门。

    “站住!”沐盈盈身后其中一个丫头呵斥道:“大胆,见到沐姑娘为何不行礼!”

    这丫头的声音有些尖锐,让人听了着实不舒服。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有什么样的主子自然有什么样的奴婢,从一个奴婢的性子,大致能就能推断出她的主子是什么性子。

    比如:沐盈盈。

    洛倾尘的闻言,缓缓停下脚步,转过身道:“你既唤她沐姑娘,我又为何要行礼。”

    “你”那丫头有些趾高气昂的模样看着她道:“如今我们主子和宫内的娘娘贵妃并无区别,你理当行礼。”

    洛倾尘听完她说的话,嘴角竟不自觉的扯出一抹淡淡的笑。她大概能猜到沐盈盈身旁的奴婢为何能如此横行霸道,大概是连李公公那种皇上身边的人,见到她都会行礼吧!

    “那就等沐姑娘封了贵妃,再来我面前装模作样好吗?”她眸子一敛,语气中除了一抹淡淡的不屑,其余尽是冰冷。

    这下,沐盈盈忍不住了。

    “你是什么人,敢这么和我说话应该是初来宫中吧。”她的抬了抬散花如意云烟裙,踩着芙蓉软底鞋朝着她的方向走了过来道:“这个地方你走进来了,可未必出得去了。”

    韶华殿,这个名副其实的宫中禁区。即便她一颗不安躁动的心在想要破坏,她都没有勇气推开这扇大门。

    因为她知道,自己或将触及到某个冰冷帝王的主线。

    而眼前这个莫名其妙出现的人,竟然敢如此大胆的开了这门。并且还如此嚣张的对她不敬,不可忍

    “砰”下一秒,洛倾尘将韶华殿的大门缓缓关上,重新走回长廊上道:“我开了吗?你有证据吗?”

    “你”她身后的丫鬟瞬间叫唤道:“我可以作证,你可真卑鄙。”

    “卑鄙?”洛倾尘的眉梢微动,扬了扬嘴角道:“再怎么卑鄙都不如沐姑娘来的卑鄙吧,毕竟她可是亲手杀死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