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同样,惜锦在如意殿那么多年也没有人加害过她。那两姐妹刚进宫,便死了一个人,撇开亲情,以逻辑关系来推断,沐盈盈的可能性最大。

    惜离一愣,不可置信的看着她道:“可那是她她亲身妹妹啊!”

    “妹妹又如何?”洛倾尘半眯着眼,缓缓拿起酒杯一饮而尽道:“在调查事情真相之前,你必须要先知道沐家两姐妹的性格。”

    “性格?”

    “我们刚从大理寺出来之后,在长安城街上一路晃荡,周围都在讨论这件事你没听见吗?”洛倾尘微微抬眸,看着惜离一脸懵圈的样子,突然很想把桌面上的酒坛子砸过去

    这孩子怎么这么没脑子呢!

    “我哪有这心思啊”

    “越是关键的时候,你就越要有这个心思。”洛倾尘折扇一挥道:“难不成你打算明天见着凤皇上的时候直接上去抱住他脚哭喊着我姐姐是被冤枉的啊!”

    “我”惜离听闻洛倾尘这么说,心底突然有些没谱。他挠了挠头看着她道:“那怎么办啊?”

    “方才在长安街道上,我将那些交头接耳的八卦言论整合了一下大概知道了一些关键点的东西。”洛倾尘挑了挑眉道:“想听吗?”

    “当然想!”

    “咳咳”她清了清嗓子道:“把酒倒满了,我就告诉你。”

    下一秒,惜离就像个小跟班一样将洛倾尘桌面的空酒杯倒满,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看着他。

    “沐氏两姐妹原本在长安城擂台招亲,两姐妹都长得倾国倾城,而作为脑子不太好的妹妹却是一个附属品。”洛倾尘看着她问道:“附属品的意思应该是同时嫁出去,至于是做小妾还是做丫鬟我并没有听吃瓜群众老百姓提及。”

    “你的意思是”

    “一个原本作为主角的沐盈盈突然之间成为傻子妹妹的附属品,你觉得她高傲的心里不会扭曲吗?”

    “这就是她杀死她妹妹的原因?”

    “一石二鸟,她的心思可谓相当缜密。”不得不说,如果这是后宫的一场战争。这一仗沐盈盈打的相当成功,惜锦几乎连还手的余地都没有。”

    这样的女子,就算是她都未必能说百分之百胜利。毕竟一个心思扭曲到连自己妹妹都可以害死家伙他人的人,已经到了一种变态的阶段。

    “那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做?”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洛倾尘清澈的眸子里闪过一抹极淡的精光,看着他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既然我们没有证据,就让她自己露出马脚。”

    俗话说:越是接近成功,就越有可能满盘皆输。

    沐盈盈此时在宫中,一定特别的兴奋。绝对会想尽办法,让自己在宫中的地位得以稳固。

    翌日一早,洛倾尘便和惜离一同进宫面圣。

    站在玄武门门口的时候,她有些紧张。时光荏苒,但对她而言却是黄粱一梦。

    陌生中又带着一抹淡淡的熟悉,这件事情也该有个结果。

    因为,她已经忍不住想要抱抱他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