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不是我不是我真的不是我”她断断续续的哭泣着,所有的冷静自持在看到亲人的那一刻,都变得丝毫不存在。

    惜锦本以为自己的可以一直这么冷静,就算是死了她也无愧于心。

    可当她看见惜离的时候,心中还是会觉得那样的委屈。

    “我知道我知道”惜离伸出手,修长的指尖轻轻的拭去她脸颊上的泪水道:“姐你别哭了,我一定不会让你受了这委屈。”

    “行了行了”洛倾尘揉了揉太阳穴,摆了摆手道:“现在又不是哭诉的时候!”

    惜锦闻声,昏暗的光线中寻到了洛倾尘的身影。

    她一声月华锦衫,穿着十分淡雅,但给人的感觉却有一种莫名的气势。

    “这位是”惜锦立刻恢复了平日里淡淡的神态,眉心轻蹙道:“方才失利了。”

    “你们不认识吗?”惜离一愣,不可置信的看着洛倾尘道:“你不是说你是我姐姐的故人吗?”

    这一瞬间洛倾尘显得有些尴尬,她清了清嗓子道:“这件事一时半会儿也解释不清,总之我是来帮你的。”

    “帮我?”惜锦泛着雾气的眸子轻轻一眨道:“这个世界上能帮我的那个人已经死了。”

    这个世界上除了洛倾尘,恐怕再也没有人能够左右凤司醉的决定了吧!

    如今那个男人,已经偏执到了恐怖的地步。

    他的心里或许只剩下那张脸,那张犹如傀儡一般的脸

    “别这么悲观。”她轻轻咬唇,右手的月璃扇在左手轻拍了几下道:“车到山前必有路,明日我们还会进宫一趟,你将事情发生的经过竟可能简单和我们说一遍。”

    惜锦皱了皱眉,有些闪烁的目光看向惜离。

    惜离点了点头,她方才将事情发生的过程叙说了一遍。

    基本内容与吃瓜群众所讨论的没有差别,唯一有差别的就是惜锦前几日并不在宫中,沐甜甜怎么会如此凑巧在她回来的那一天前往如意殿。

    从大理寺出来之后洛倾尘一直没有说话,惜离看上去情绪很不好,直到黄昏之下,长安街头已是人迹稀少。

    洛倾尘方才停了下来,对着身旁的惜离道:“喝一杯小酒如何?”

    他一愣,见她眉眼微亮的模样,虽是心中烦闷,却也不忍拒绝。

    良久,他轻轻的点了点头道:“也好。”

    一件别致的小酒馆,寂静的包间。洛倾尘抿了一口酒道:“我大概已经猜到你姐姐究竟是怎么被陷害,但是”

    “真的吗?”惜离一愣,急忙抓住她手,又有些不好意思的放开,眉眼轻眨道:“你别卖关子啊,倒是快说”

    “恐怕,这受害人最终也没想到会是自己最亲近的人害得她。”她右手指尖习惯性的在桌面上轻敲道:“我怀疑沐盈盈。但是,没有证据。”

    这绝对不是无缘无故的怀疑,或许别人不懂凤司醉的后宫,但她自是非常清楚不过。

    当初她还在宫里的时候,无论她深处冷宫还是韶华殿都没有人加害过她。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