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大理寺内,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霉潮的气息。惜离虽打点好一切,但大理寺看守侍卫的脸色依旧很好看。

    “你们要看着可是害死当今圣上心爱之人的重犯,时间有限,说话就赶紧出来。”侍卫颠了颠手上的银子看了眼旁边的手下道:“放他们进去吧。”

    听到心爱之人四个字的时候,洛倾尘忍不住朝着他翻了个白眼。

    惜锦被关在最里面的牢房,青苔遍布,蛛横生。

    洛倾尘蹙了蹙眉,心底不自觉的颤动了一下。这一年来究竟发生了什么,能让凤司醉对一张脸到了一个如此偏执的地步。

    偏执到竟然能把十年君子之交的惜锦直接关进大理寺,他究竟脑子里装的都是什么?

    “昏君!”惜离低喃了一声,大步向前走去。

    “什么?”洛倾尘跟在他身后,抿了抿唇道:“你姐姐证据确凿,皇上怎么就昏君了?”

    每个人的心里都有自己想要维护的人,她也不例外。

    即便眼前最重要的是帮惜锦洗脱罪名,可她依旧听不得别人说凤司醉不好。

    “怎么就不是昏君了?”惜离闻言,后背一直,停下脚步转身道:“他宁可相信一个才进宫没多久的两姐妹,都不相信我姐姐这个陪他度过十年时光的人。色迷心窍,还不叫昏君?”

    惜离显得很生气,毕竟从小衣食无忧的姐姐竟然被关在如此昏暗冰冷的牢笼里,他心里不甘。

    “可笑!”洛倾尘冷眸一敛,一字一句无比认真的看着他:“当年要不是皇上,你姐姐恐怕已经跟那个宁远将军殉葬了吧!”

    “你”惜离有些哑然,他似乎能从她的眼眸里看出一抹淡淡的怒意。

    可他却不知道,她为什么要生气。

    “我什么我?”洛倾尘的清眸一抬道:“你也说了众目睽睽之下证据确凿,你让皇上怎么做,偏袒你姐姐这个杀人犯吗?”

    “我姐姐没有杀人!”惜离咬着唇,字字珠玑般坚定的说道。

    “你看见了?”洛倾尘耸了耸肩,眉眼轻颤道:“没有人亲眼看见是谁下的毒,而你姐姐只能成为众矢之的。凤皇上没有做错,难不成你要让一国之君在臣子面前包庇维护吗?”

    半响,周围一片沉寂。

    她铿锵有力的言语竟让惜离说不出一句反驳的话,只是在转身的一刻淡淡道:“你倒还真替他说话。”

    “抱歉。”她长舒了一口气道:“我可能没有顾及你的心情。”

    “不,你说的对。”惜离抬步向前走去,没有在回头。

    洛倾尘似是只能听见他说了一句极轻的话:“我只是不喜欢听你这么夸他罢了。”

    一个是他的姐姐,一个是初次见面就让他极其信任欣赏的人,可他们似乎都为了一个暴戾帝王说好话。

    “姐”走到前面的惜离站在最里面的铁牢面前,轻轻唤了一声。

    牢笼里的惜锦浑身一愣,缓缓转过身,试探性的开口道:“是,小离吗?”

    “是我是我,姐”

    惜锦鼻子一酸,眼泪就落下来,每一字,每一句几乎都泣不成声。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