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来人”凤司醉冷眸一抬,目光缓缓的落在惜锦的身上,眸子里的阴鸷几乎要把她冻住。

    下一秒,他薄唇轻齿道:“将惜妃拿下,暂歇禁足。接下来的事,交给大理寺处理。”

    凡侍卫转过身,看着惜锦道:“得罪了娘娘。”

    “别碰我”惜锦眉眼一颤,嘴唇一张一合,眼泪娑婆道:“十年君子之交,我若想害当初就应该害死洛倾尘,而不是一个替代品!”

    话音一落,她便转身跟着离开了樱花殿。

    孰是孰非,忽然之间好像变得没有那么重要。

    因此此时此刻的凤司醉早已蒙蔽了他的眼,蒙蔽了他的心。

    不得不说,当洛倾尘三个字从惜锦的口中说出的时候,他能感觉自己的呼吸一滞,心脏完完全全慢了半拍。

    惜锦说的都对,可那张脸是他如今活下去唯一的支柱。

    他他不能在失去了啊。

    想到这里,凤司醉转过眸,看着一旁的御医道:“将她洗干净,画上妆容,封进冰棺。”

    太医一愣,本以为眼前的女子是当今圣上如今疼爱的女子。疼爱到他竟然将惜妃娘娘拿下,送入大理寺。

    可他没想到的是:这位偏执帝王的疼爱并非让该女子入土为安。

    而是而是要保下她的脸

    同一时间,洛倾尘跋山涉水终于来到了长安!

    不得不说,这玉青山距离长安的路途真不是一个远字可以形容。

    明明就是很远很远,当然这主要还是来源于古代的稀缺的交通工具。

    如果,几天前给她一辆玛莎拉蒂,她估计丛玉清山出发一个小时就可以到达长安!

    长安城似乎没什么变,沿街叫卖的小贩,拿着冰糖葫芦的小孩,一片欢声笑语的嬉闹之声。

    洛倾尘找了一家上好的客栈住下,言修对她倒不小气盘缠倒是给足了她。

    “小二”

    “来咯客官,需要点什么?”

    “来一壶茶,几道小菜,然后一些水果。”

    “好嘞!客观稍等!”

    她将月璃扇放在手里一边随意的把玩,一边听隔壁桌的吃瓜群众诉说着近日来的八卦。

    其实,她本身也没有很在意这件事。只不过在听见惜妃娘娘四个字的时候,不自觉的竖起了耳朵。

    “你们听说了吗?有关于惜妃娘娘的事情。”

    “你可小声点,脑袋不想要了啊!”

    “我这不是很小声了吗?听说这一次连宰相大人都保不住惜妃娘娘。”

    “她害那沐家傻姑娘的事情是真的吗?”

    “真的啊!听宫里人说,证据确凿!”

    “啧啧,没想到啊!她可真是个恶毒的人!”

    顷刻之间,两个异口同声的声音同时响起,分别来自于洛倾尘和一个小正太?

    “胡说八道什么?”

    “你们胡说什么?”

    虽然并非逐字相同,但所表达的意思却是一样。

    隔壁桌的吃惯群众被吼的一愣一愣的,还没吃完放下银两就跑光了。

    洛倾尘朝着小正太的方向看过去,挑了挑眉道:“你谁呀,这么为惜妃说话?”

    这么仔细一看,他倒也不想是小正太,只不过是长得极其俊俏的翩翩少年!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