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而御花园和桃子不小心撞到了一起,正好给了她出气的机会。

    “啪”一声极重的巴掌稳稳的落在了桃子的脸上,桃子一个踉跄捂着脸直接倒在了地上。

    “大胆奴婢,竟然敢撞我!”沐盈盈将方才的怒意完完全全的发在桃子的身上,脚下还不忘狠狠的踹了两脚。

    桃子是个识宫规大体宫女,第一反应便是跪地求饶道:“沐姑娘恕罪,沐姑娘恕罪。”

    后宫人虽少,但规矩却不少。

    沐氏两姐妹进宫之后,宫女太监们皆是见过画像,避免宫中遇见的时候疏忽行礼。

    可桃子没想到,这个人称美貌如花的姐姐沐盈盈,竟是一个如此暴躁之人。

    “恕罪?”沐盈盈冷眼一声,右脚朝着她的肩膀用力一踹道:“你让我恕你的罪,我就要恕吗?”

    “嗯哼”桃子吃痛,闷哼一声,咬着牙不敢再多说些什么。

    但凡在宫里超过一年的人都知道,沐氏姐妹如今在皇上眼里的地位比任何人都要重。

    即便他政务在忙,他每天都一定会去樱花殿。众人皆知,他是为了沐甜甜。

    亦或是说,为了那张和先皇后长得一模一样的脸。

    沐盈盈见她不说话,感觉心底怒意无从发泄,更是烦闷。

    下一秒,她右手猛然一抬,正准备再给桃子一巴掌的时候。一抹威严的声音响起,让她的动作静止在半空中。

    “住手”惜锦抬了抬眸,半眯着眼看着眼前的沐盈盈道:“好大的胆子,竟然连本宫的宫女都敢动。”

    “娘娘……”桃子捂着脸,声音梗咽,有些委屈的落了泪。

    沐盈盈一愣,自是知道眼前这个人是谁。

    这诺大的后宫唯一一位贵妃惜锦。

    “盈盈见过惜妃娘娘。”她有些不甘的皱了皱眉,却还是行了个礼。

    虽然这个礼行的有些漫不经心,在沐盈盈眼中,惜锦虽是这后宫中唯一的贵妃,但凤司醉却极少去她那里。

    虽然她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却能顺水推舟的猜想:这个贵妃不受宠。

    “你倒知道本宫是个娘娘。”惜锦清眸一愣,拂袖一挥道:“那么本宫请问,你在这个宫中又是什么身份,敢打我的丫鬟?”

    她的声音不轻不重,却带着说不尽的威严。

    毕竟,惜锦比任何人都清楚,沐盈盈在宫中的地位不过就是一个替身的附属品。

    大抵在凤司醉的心里,她和普通的宫女并无区别。

    “娘娘这话是什么意思?”沐盈盈有些不敢的咬了咬唇,高傲的抬起头道:“我可是皇上亲自接进宫中的人……”

    “皇上为什么接你进宫,难道你心里不够清楚吗?”惜锦冷眸一敛,狠冽的瞪了她一眼道:“难道还要本宫告知你吗?”

    对于沐盈盈,惜锦本无暇顾及。因为她很清楚,无论这世间有多少个倾国倾城的沐盈盈,都不可能有一个人能走进凤司醉的内心。

    “贵妃娘娘该不会是吃不到葡萄就觉得葡萄酸吧!”沐盈盈努了努嘴,缓缓站起身正视她的眸子道:“倒是可怜了娘娘你,毕竟我还能每天看见皇上,不像你……”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