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既然接甜甜入宫,朕自当能保证你沐家从此富贵升平,衣食无忧。”凤司醉冷眸一敛,眼底闪过一抹淡淡的戾气,继而道:“但你,并非朕的妃子。”

    作为一国之君,凤司醉自然不需要考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对方是什么感受。

    “盈盈知道。”沐盈盈睫毛轻轻颤动,抿了抿唇道:“盈盈一定会照顾好妹妹的。”

    凤司醉没有应话,而是看了身后自娱自乐的沐甜甜后,转身离开的樱花殿。

    站在殿外,樱花的香气扑鼻而来的瞬间。他竟觉得自己有些可笑,犹如傀儡一般活着的可笑。

    “啊小哥哥走了呀!”沐甜甜举起手中的陶瓷娃娃鼓起嘴看着沐盈盈道:“姐姐,姐姐小哥哥为什么那么快就走了呢!甜甜想和他玩陶瓷娃娃呢!”

    “砰”沐盈盈愤怒的抬起手,从沐甜甜手中抢过陶瓷娃娃往地上用力一摔道:“死丫头,你给我闭嘴!”

    她似乎有些控制不住自己,心底的怒意猛然向她袭来。她这一生中只要男人想要接近她,还没有男人对她如此的不屑一顾!

    不,不可以!

    即便是皇帝也不可以,她这么优秀怎么可以作为沐甜甜这个傻子的附属品存在!

    “呜呜呜呜呜……”沐甜甜被她一吓,眼泪瞬间溢了出来,哭道:“姐姐好凶,讨厌姐姐,甜甜最讨厌姐姐了!”

    “别哭了”沐盈盈咬了咬唇,怒吼了一声。

    沐甜甜害怕的蜷缩起身子,果然不敢再哭。从小便是这样,沐盈盈发火,沐甜甜连哭都不敢哭。

    她就是一个这样懦弱渺小的人,她笨,她傻,她没有头脑,她只能依附她的姐姐活着。

    即便是要嫁人,她都是姐姐的附属品。

    但这一切的一切在她的世界里,依旧是那样的单纯。她觉得这个世界上有爹爹有姐姐便足够了。

    一个比白纸还要干净的女孩,命运却未必尽如人意。

    沐盈盈和沐甜甜进宫之后,凤司醉每天都会前往樱花殿,停留的时间很短,几乎不到半盏茶的时间。

    每一次,沐盈盈的打扮皆有不同,有时浓妆艳抹,有时清丽淡雅。但却没有一次能让凤司醉的目光多停留一秒钟,他皆是看了一眼沐甜甜之后便转身离去。

    而一次又一次被忽视的沐盈盈萌生了一个可怕的念头,而这个念头的导火索竟是惜锦。

    某个春光明媚的下午,惜锦派贴身奴婢桃子前往御花园摘几片花瓣,用于泡茶之用。

    没想到,竟碰到了同样心烦前往御花园的沐盈盈。

    方才凤司醉又去了樱花殿,这一次他呆的时间比较长,似是要为了沐甜甜做画。

    她并非很清楚究竟是做什么?因为她已经被凤司醉极具威严性的给撵了出来。

    他的原话大抵是这样:“沐姑娘你先退下吧!朕单独和甜甜说几句话。”

    那一瞬间她只觉得自己脸颊发烫,完全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可她没有任何办法,只得扯了扯嘴角,作揖行礼道:“盈盈告退!”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