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你难道就不想问一问,为什么他中毒了,而你没有吗?”对于眼前的少女,言修充满了好奇。

    她的冷静沉稳,对于一切事情似乎心中早已有了定数。

    可她,本不应该记得不是吗?

    “因为这世间最后一条血骨蛇,它的蛇胆是我吃掉的。”她顿了顿,长长的睫毛轻轻蒲扇,一双水灵的眸子深深的望着躺在床上的凤司醉,喃喃自语的开口道:“所以我百毒不侵。”

    这些虽然都只是她的推断,但她觉得这样的推断大致已经**不离十。

    巨蟒含有剧毒,可即便是她被咬的时候,她感觉到外伤的疼痛,却感受不到内伤的痛苦。

    那时候,她就大概知道了。当年的血骨蛇的蛇胆是她服用的,正因为如此她昏迷了数月。

    这也是与医典上所记载的那句话不谋而合

    红眼巨蛇,血之毒,骨之命,胆之药。取胆生吞,昏迷数月,百毒不侵,血为解药。

    言修听闻她的话之后,竟不自觉的鼓起了掌。他淡淡一笑道:“姑娘当真是聪明绝顶,言修佩服佩服。”

    “我不需要你的佩服,我只需要知道一件事。”洛倾尘深吸了一口气,眼眸里一片淡然之色,负手而立,缓缓的转过身。

    “哦?”言修眉眼一抬,饶有深意的轻笑道:“原来,这世间还有洛姑娘猜不到的事,”

    她眼眸轻轻一眨,心里咯噔一声,似是已经猜到了结局。

    “看你的表情,你想问的问题,自己应该已经有答案了吧!”他的语气瞬间变得低沉,气氛亦瞬间变得承重。

    “我”她咬了咬唇,半眯着眼问道:“需要多少血才能解”

    “全部。”

    洛倾尘还未说完,言修就已经说出了答案。

    脑袋轰隆一声,心里似乎特别的平静。毕竟,她知道该怎么做,也早就有了答案。

    “再怎么说,您也是我们的救命恩人。”洛倾尘抿了抿唇淡淡道:“你把我的血给他,可不可不要告诉他,我已经死了”

    凤司醉已经经历了那么多痛苦的事,他应该好好活着,

    “洛姑娘”言修垂了垂眸,苦笑道:“你以为他不知道你的血能救他的命吗?”

    “我”有些话,如果没有说出口,她反倒可以一直骗自己,他不知道他不知道。

    可当这句话从言修口中说出,**裸的进入她耳朵里的时候,她只觉得鼻子一酸,眼眶瞬间红了。

    凤司醉到底有着什么样的偏执,竟然能够什么都不告诉她。即便他受尽折磨和伤害,他依旧一个字都不说。

    “洛姑娘,他不仅知道你的血能救他的命。他还知道你的血可以暂缓毒性,甚至可以让他多活几年,可他却一点都舍不得你受伤流血。”

    言修的声音很低沉,说起这段话的时候,眼眸里闪过一抹浅浅的动容。

    大抵就是因为欣赏他的执念,他后来才有去了一次皇宫。

    可他的想法,依旧没有任何的改变。

    他想要她不受一点伤害快乐安稳的活着,即便自己身处地狱,痛苦不堪都没有一丝一毫的怨言。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