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最终,洛倾尘还是打败了蟒蛇。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打败它,只知道直到它断了气,她踉踉跄跄的走向已经昏迷的凤司醉身旁。

    鲜血沿着手臂一滴一滴的落了下来,感觉不到痛,只有心慌害怕。

    “凤司醉”她急促的喘着气,轻轻的唤着他的名字。

    下一秒,只觉得眼皮一重,倒在他身边。

    她做了一个很长的梦,这个梦已经足够清晰。当年在紫凰山她就已经遇见到凤司醉,那时候他是来此狩猎,而她是陪父亲一同来此。

    一场意外的相遇,两人一见钟情,互许终身。然而,却不幸遇见的血骨蛇。

    两人纷纷受伤,被紫凰山一位隐士高人所救。他将蛇杀死,取之蛇胆,可作用仅能给一人解毒。

    凤司醉让那位高人救她,而这位高人便是几年后再次来到皇宫对凤司醉说那番话的道士

    “解药在哪里,皇上你比谁都清楚。”

    红眼巨蛇,血之毒,骨之命,胆之药。取胆生吞,昏迷数月,百毒不侵,血为解药。

    再睁眼,一间茅草屋。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药草香,还有一抹淡淡的血腥气息。

    眼前之人面容很陌生,但却感觉有种莫名的熟悉感。

    “你醒了?”言修看了他一眼,似是能从她的眼神里看出她在想什么,直接道:“放心,我取了你身上的药引子,暂时护住了他的心脉,但撑不了多久。”

    洛倾尘眉心轻蹙,清澈如水的眼眸里一片淡然,深吸一口气道:“谢谢。”

    音落,她便下了床,朝着凤司醉的躺着的地方缓缓走了过去。

    他脸色依旧苍白如血,但嘴唇的颜色明显回了过来,不在是暗黑的颜色。

    “你怎么不问问,我取的是你身上什么药引子?”言修清冷的眸子里闪过一抹淡淡的流光,不得不说他觉得眼前的姑娘很特别。

    本以为,如此危险的事情之后,她一定会变得十分慌乱,甚至于哭哭啼啼,求他出手相救。

    可没想到,她竟然如此的淡定。

    “血。”她右手轻抬,手掌心轻轻的遮住凤司醉的眸子道:“我的血,对吧!”

    当所有的事情连成一条线,当过往的回忆尽数重合。那么真相,便豁然开朗。

    “你真的很聪明。”言修放下手中停下手中煎药的动作,看着她道:“巨蟒和血骨蛇的毒不同,皇上现在的情况不容乐观。”

    “你知道他是皇上?”洛倾尘眉心轻轻一蹙,眸子里闪过一抹淡淡的精芒。

    “洛姑娘大概已经记不清了。”言修眯了眯眼道:“五年前,你们在紫凰山遇见这天地间最后一条血骨蛇的时候,便是我救了你们。”

    顷刻之间,洛倾尘指尖猛然一颤,眼眸里闪过一抹淡淡的雾气。

    果然,梦境没有丝毫的偏差,当年是他做了选择,选择救她。

    “谢谢。”洛倾尘闭了闭眼,声音显得有些颤抖。

    她似乎已经感觉到离别的气息,而这一次做选择的人将会是她。

    时光荏苒,万物轮回,这大抵就是生命能够源远流长的原因。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