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翌日一早,君司仪一脸喜悦的带了两个人前往小主们所住的房间。

    一个是昨天跳舞的千丝雨,一个是昨天弹琵琶的柳萧。

    为什么多了一个谈琵琶,过程是这样。

    昨夜无极殿。

    “皇上你说只让千丝雨一个人进宫我们会不会太明显了!”

    “还好吧!”

    “还是再选一个吧!毕竟,凤星玥那么谨慎的一个人,避免他怀疑。”

    “嗯”他沉默了三秒钟,随即道:“那就那个弹琵琶的吧!”

    “”

    百花争艳过后,前朝很多人开始众说纷纭。大多都是有关于凤司醉后宫独宠一人的言论,而这个人还是亲手杀死自己孩子的女人。

    但说归说,却也只能说说罢了。

    毕竟,无论是万人之上的帝王,还是第一之上万人之下的御史大夫,都不是任何一个人可以得罪的起。

    几日后,城西的宅子。

    凤星玥一脸凝重的在房间内来回踱步,几个来自北荒的心腹皆站在一旁。

    “凤爷,你看千姑娘也进宫有几日了,究竟有没有找到下手的机会。”其中一个一脸胡渣叫做刘猛的男人,有些坐不住了。

    凤星玥停下了脚步,一双凌厉的眸子猛然一抬道:“她根本连见到皇上的机会都没有。”

    他有些不明白,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既然凤司醉已经在百花丛中选出了千丝雨让她进宫,可为什么连看都不曾看她一眼。

    这实在是太奇怪了!

    “那千姑娘岂不是变相的被困在皇宫中了?”

    刘猛的话让凤星玥眉头紧紧一皱,他这么说也并非没有道理。

    难不成,凤司醉有高人在帮他,知道他的一举一动?

    “他不仁我不义。”良久,凤星玥深邃眼眸眯了眯道:“七日后便是紫凰山祭祖,到时候便是我们绝佳的好机会。”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在北荒的一切都那么的顺利,突然被召回长安本以为是一个机会。

    毕竟无论是洛倾尘还是千丝雨,都是可以为他利用的人。

    可他没想到的是无论他做什么都仿若有一股势力在阻拦着他,北荒势力瓦解。

    如今,他只能孤注一掷,将所有的一切压在紫凰山祭祖之上。

    命运的轮回总是不停的旋转,几年前他可以让他在紫凰山陷入险境。几年后,他要让他将命葬送在那里!

    “砰”一声拳头重重的砸在桌面上的声音。

    这一次,他没有退路。

    同一时间,皇宫内的御花园。

    千丝雨和柳萧两个人后花园的凉亭上唱着小曲,一双凭兰婉转的曲调,带着淡淡的忧伤。

    凤司醉正好经过,闻声驻足停留。千丝雨眉眼微颤,嘴角勾勒起一抹淡淡的笑容。

    君司仪说皇上很喜欢走这条路,她便和柳萧来碰碰语气。、

    没想到,竟然她们碰到了。

    这样的场景大抵是很美很美,厚雪铺盖,白茫茫一片。千丝雨穿的有些单薄,雪落在了她的睫毛上。优美的舞姿,清脆的声音,凡事听到的人都会驻足停留。

    其中,自然和包括凤司醉。

    只不过,他停留的原因和一般人不太一样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