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洛倾尘眉梢微动,一双眸子盯着被包扎的像个大鸡腿的脚,抿了抿唇道:“疼吗?”

    十指连心,光着脚那样踩在陶瓷碎片上,应该很疼吧!

    下一秒,他右手缓缓一抬,紧紧握住她的手腕朝着自己身边猛然一带道:“这种疼对朕来说都算不上疼。”

    毕竟,他是经历过那种心脏犹如万箭穿心一般的疼痛,疼到捂着胸口,感觉自己不能呼吸的疼。

    洛倾尘一愣,眉眼轻轻一眨,感觉的到自己心脏猛然的跳动,白皙的脸颊上泛着淡淡的红晕。

    “吃吃点东西?”

    “好。”他的声音不在冰冷,反倒是有一种极尽宠溺的温柔,侵略着她的内心。

    她抿了抿唇,眉心轻轻一蹙:“以后不要喝那么多酒,对身体不好!”

    “以后不要离开我,因为那才是对我身体不好。”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没有用朕,而是用了我。

    仿佛是一种央求,用我来说的一种央求。

    “我不会离开你。”她抬了抬眸,嘴角勾勒起一抹好看的弧度道:“我今天回洛家是因为”

    “别说。”他修长的指尖轻轻的按住她的唇,深邃的眸子慌乱的躲开道:“下次不要离开朕就可以了,这次别说”

    他不想听,一切有关于她和凤星玥的事情他都不想听。

    只要她以后都这样待在她身边,以前的一切一切他都可以忘记。

    毕竟,他真的真的太爱她了

    这一刻,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爱她

    “不”她缓缓抬手,紧紧的握住他的手掌心,一双清澈的眸子深深的望着他道:“我一定要说。”

    无论是事实还是误会,她都想看见那般痛苦的凤司醉。

    不得不承认,她心疼他,非常非常心疼这个偏执的帝王。

    凤司醉眉心紧紧的蹙着,被她握紧指尖轻轻的颤抖着。

    只见他深吸了一口气,凝望着她的眉眼,柔声开口道:“你说,我听。”

    洛倾尘抿唇一笑,毫无预警的在他脸颊之处落下一吻道:“边吃边说。”

    他猛然一怔,竟许久都不曾晃过神来。直到洛倾尘将小米粥喂到他嘴边的时候,他才将她的手腕反手一握。

    顷刻,那抹微凉的唇便霸道的吻住了她。手中的小米粥咚的一声落地,还未等她晃过神来,他便长驱直入,直接将她扑倒,炙热的吻着她。

    不知过了多久,似是感受到她急促的呼吸声,他才缓缓的放开了她。

    她微微垂眸,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耳际道:“我我还没说呢!”

    “你可以慢慢说,时间很多。”他温柔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犹如一股暖流一般让她浑身一酥。

    只见下一秒,他轻轻将她拥入怀中道:“今夜,就不回去了。”

    曾几何时,他也曾将她这般拥入怀中,可那个时候的她一心只想的报复他。

    曾几何时,当他以为自己终于能够永远她的时候,她亲手杀死了和她的孩子,

    那时候,她对着他笑,疯狂的笑。

    那么笑,他大抵这一生都忘却不了。

    但此时此刻,他的感觉却和以往任何时候都要不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