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洛母显然一愣,没想到洛倾尘会问这个问题。毕竟从那以后,有关于她生病的这件事情已经就成了限禁。

    洛公下令所有人不得妄议此时,原因不详。

    “是这样……”洛母的眼神显得有些漂移,她眉心轻蹙道:“闺女你问这个做什么?”

    “记忆虽然有些模糊,但至少我记得我在床上躺了很久。”洛倾尘眉心轻轻一颤道:“没记错的话,应该有两个多月。”

    “是……是有这么回事。”

    “可是奇怪的是……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在床上躺了两个多月。”她的清澈的眸子带着审视的目光看着有些慌乱的洛母道:“那之前十天有余的记忆,几乎完全没有。”

    原主对于这件事情并不是很在意,因此对于这个记忆也没有过多的纠结。

    但昨晚的梦,让她隐隐有些不安……

    “是,当时你病的很厉害……”洛母点了点头,环顾了一下四周道:“你爹爹你允许别人提起这件事,以后你就别问了。”

    “娘,这就很奇怪了”她眉眼微抬,眸子里闪过一抹极淡精芒道:“这件事为什么它就不能允许别人提呢?”

    “这……”

    “叩叩叩”洛倾尘本还想继续问下去,可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打断了她。

    “娘娘,洛老爷说洛府来客人了。”

    “谁?”

    “凤星玥公子。”

    洛倾尘眉头轻轻蹙了蹙,总觉得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凤星玥回到长安城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前往洛府。无论是出于什么原因,洛公毕竟是他的恩师。

    只不过这个风口浪尖,他在这里的时间并不能停留多久。

    凤司醉的确为他在城西的郊外寻了一处比较搁置的许久的府邸。但他却没想到,凤星玥竟然敢瞒着如此大的风险来到洛府。

    “老师,无论如何感谢您的一直以来的赏识。”凤星玥一身淡紫色长袍,五官英俊,大抵的北荒的风沙太大,眼窝之处显得有些苍桑。

    “哎”洛父轻叹一声道:“这次你能回来,听说是倾儿用尽了方法。”

    “倾儿?”凤星玥半眯了眯眼,眼眸深处闪过一抹复杂的情绪。

    带有一点恨意,带有一点不甘。

    “是啊!”洛公深深的看了他一眼道:“你是我一手培养的人才,你心里想什么我比任何人都清楚。但我必须提醒你,如今一切已成定数,莫要逆天而为。”

    “定数?”他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苦笑道:“倘若这次我没有被迫回到长安,也许很多事情就会不是这个结果。”

    “你这是何意?”

    “没什么!”凤星玥眉梢微动道:“方才我不小心听见,倾儿在府中?”

    眼下他回到长安,打乱原本在北荒囤聚势力的所有计划。可既然回来了,那么利用另一个突破口成就大事,倒也没什么不可以。

    “说来也巧,今日不知她为何突然回府。”洛公深邃的眸子透着淡淡的凌厉道:“你们该不会私下还有联系吧?”

    他的女儿他自然最了解不过,凤星玥便是她心中的一个坎,大抵是一个再也过不去的坎。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