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不得不说,此时此刻她有一种想反手扇自己一巴掌的冲动。

    大抵是因为凤司醉有时候说的话太让人生气了,那一句一句和她的想法背道而驰的话,听个一两句她还能勉强压下自己的怒火。

    一旦听多了不禁让她觉得体内的洪荒之力再也压制不住,怒气值分分钟蹭蹭蹭的往上涨!

    以至于有些时候口不择言,这真不怪她……

    “既然朕愚笨,你如果给朕一个建议倒也不错。”他轻轻落子,原本面如冰霜的脸颊上,竟闪过一抹极淡的笑意。

    大抵是因为他的内心深处对于那句你傻了吧,没有一丝一毫的怒意,反倒是……满满的欣喜。

    毕竟她没有让直接凤星玥回宫,亦没有处心积虑的说一些讨好他的话,让他放松警惕。

    而眼下他问的这个问题,是因为他真的很想知道。对于凤星玥这个人,如今在她心里是一个什么样的地位。

    虽然他知道,有百分之九十九的几率她的答案会让他遍体鳞伤。

    但……那又怎么样呢?

    他就一颗心,她看着伤吧……

    “唔”然而此时,洛倾尘专注的却不是凤司醉这个问题,而是眼前的棋局。

    不得不说,凤司醉的棋真的下的很好。总觉得这个局才刚开始,就有点要结束的意思了!

    黑棋层层包围着白棋,不留一点缝隙。

    啧啧啧,这原主的棋艺太差了!

    宿主,这个是你自身的棋艺,和原主并没有关系!宿主若是继承了原主的技能,宿主会在任务前明确指出!系统对于宿主这种推卸责任的行为感到非常的无奈。

    它必须要勇敢的站出来,为原主说一句公道话!

    mmp!

    洛倾尘内心狠狠的咒骂一遍系统,表情显得有些呲牙咧嘴。

    “怎么,朕的问题为难到你了吗?”凤司醉的语气显然有些失落,对于凤星玥三个字,大抵是眼前少女这辈子永远的软肋……

    “为难毛线!”洛倾尘拿着手中的白子,犹豫了半天。最终有些生气的随意一放道:“皇上要安置凤星玥很简单,让他住在不要离长安太近,又不能离长安太远的地方就好!”

    他眉梢微动,看着已经稳稳赢下的棋局,将手中的黑子放在一个自寻死路的位置上。

    瞬间,整片棋局逆转了过来。原本已经奄奄一息的白棋,竟然呈现大胜之势。

    她微微抿了抿唇,嘴角扬起一抹淡淡的笑意抬了抬眸道:“皇上对于我的回答可还满意?”

    毕竟,她要让凤星玥回到长安本身就只有一个目的。那么只要凤星玥在凤司醉的管辖方位之内,即便他有心做什么,也很难为之。

    当然,最好也不要让他离皇宫太近。毕竟……虽说他已去了北荒一年半载,但朝廷里多多少少还有一些势力。

    虽然势力很薄弱,但俗话说的好: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既然她已经做了那么多,便觉得不可能让凤星玥再有翻身之日。

    凤司醉闻言,没有回话。他只是深深的望了她一眼,许久方才道:“皇后的棋艺……当真不怎么样。”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