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让他进来。”凤司醉眉头动了动,心脏跳动的微微有些快。

    不得不说承认,洛倾尘给他喝了那晚汤药之后,他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比起以前舒服了很多。夜里也不在做着奇怪的梦魇,就好像体内的毒被解掉了一般。

    因此,他让李公公去查了查碗上的残余,看一看究竟是什么药!

    李公公走了进来,行礼道:“见过皇上,见过惜妃娘娘。”

    “说重点。”凤司醉抬了抬眸,漆黑的眸子闪烁着淡淡的幽光。

    “回皇上,您让奴才查的汤药……”

    “如何?”

    “太医院上上下下所有人都说出药的名堂,似乎这种药……根本就不存在这个世间!”

    “怎么可能?”凤司醉眼眸微微睁了睁,显然对于这个结果十分诧异。

    惜锦眯了眯眼,在一旁道:“会不会是北荒或者南蛮一些的草药。”

    “不可能。”李公公摇了摇头道:“太医院老一辈太医对于药草有非常深刻的研究,皇后娘娘那天喝下的汤药成分,超过了所知药材的范围……”

    “知道了。”凤司醉摆了摆手道:“你下去吧!”

    “是,奴才告退!”

    李公公走后,惜锦淡淡一笑,看着凤司醉道:“惜锦一直想知道,皇上究竟喜欢皇后什么?”

    “朕……不喜欢她。”

    “你爱她,骗的了你自己,骗不了所有人。”惜锦眸子里闪过一抹极淡的情绪,苦笑道:“我只是突然有些不明白,像皇上这样身份的人,想要什么样的女子都有,为何偏偏只爱皇后一个。”

    这种执念的情感,世间又有几个人能够做到想凤司醉那般,几乎疯狂的爱,疯狂的恨。

    “这个问题你不需要问朕。”他缓缓起身,负手而立背对着她道:“你也有很多选择,为何却唯独爱上了钟哲,又唯独忘不了他?”

    话音一落,他没有等她回答,披上披风便朝着门口走去。

    大抵是他走的太急,没能听见惜锦说的最后一句话:“我的确忘不了他,但我并非不会爱上其他人。”

    微凉的泪从眼眶里缓缓落下,她看着他离去的背影,突然之间有些感到一阵心酸……

    韶华殿。

    这几日洛倾尘上太医院找了一些有关于凤司醉中毒的资料,这种有关于皇上的医典一般来说是不会外借。

    所以,洛倾尘用时空定格给它偷了出来。

    不得不说,初次用自己的能力使用时空定格,她就差没直接晕倒。回到韶华殿之后,整整睡了八个时辰,才渐渐缓过神来。

    “娘娘看了很久了,要不要休息一下。”小翠在一旁为她泡了壶碧螺春道:“娘娘的眼眶都有血丝了。”

    洛倾尘左手托着腮,右手轻轻的在桌面上敲了敲,有些懊恼喃喃道:“解药究竟是什么?”

    按照医典上所记载,咬伤凤司醉的是一种叫做血骨蛇的极其罕见的药毒合一的蛇。

    简单来说,这是一只吃了很多补药,吸了大量血的蛇。

    这种血骨蛇千年难遇一只,而且必须要有极懂药以及蛇的人饲养,才有可能发挥功效。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