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惜锦和钟哲是他还是太子的时候,微服私访认识的两个朋友。

    他们三人常常在一起把酒言欢,却从不问身份。

    直到惜锦和钟哲互许终身,凤司醉才知道钟哲的父亲是朝中的大将军钟国。

    三朝元老,久经沙场的大将军。钟哲非常想上战场,但奈何父亲不肯,终日只能游荡在长安城内游手好闲。

    但若是想要娶当时名动京城的惜锦,钟哲觉得自己身份配不上他。

    毕竟,他和他的父亲是不同的。他想要靠自己的能力,风风光光的娶惜锦进门。

    当凤司醉知道后,便以太子的身份替钟哲举荐。一次南蛮战役,他旗开得胜,被封为宁远将军。

    一切都是那样的顺利,当一切又来的那样的猝不及防。

    正当惜锦和钟哲婚礼当天,钟家被有心之人举报谋反,证据确凿。

    皇上当时下旨:满门抄斩。

    钟哲连夜求见凤司醉,求他一定要救惜锦一命。

    当时的凤司醉虽是太子,但依旧用尽了任何方法都无能为力。

    凡事当时和谋反扯上关系,无论真假,在当时的皇帝眼里都是毒瘤。

    钟家的人他一个都救不了,只能表明自己喜欢惜锦,愿意纳她为妾。

    惜锦起初不答应,但钟哲让她一定要活着。这样她才能用往后所有的日子,来证明钟家的清白。

    而当时的皇帝虽然答应了凤司醉饶过惜锦一命,但却禁止她入主东宫,只让在她距离长安城很偏远的地方住着。

    直到凤司醉登基之后,他才让她进宫,封她为妃。

    其实最初的时候惜锦并不愿意进宫,但凤司醉考虑到她的安全以及对钟哲的承诺,他还是用激将法让她进宫。

    “今夜皇上怎么会想要找臣妾喝酒。”她自饮了一杯,原本白皙如雪的脸颊瞬间泛上了一抹红晕。

    他眉梢微动,嘴角扬起一抹苦笑道:“女人的心思,究竟是什么?”

    “爱。”良久,她缓缓抬眸,深深的凝望着凤司醉,眼底带着极度复杂的情绪。

    “呵呵”他冷笑一声,自顾自的一杯又一杯,轻叹道:“她为了伤朕,不惜亲手杀死和朕的骨肉,为的是爱吗?”

    爱凤星玥……吗?

    “其实……”惜锦喝了两杯酒,右手轻轻的托着腮,眼眸里闪烁着淡淡的微光看着他道:“我真的很羡慕她。”

    有一个疯狂偏执的帝王,把这一生所有的爱和恨都给了她。

    不该,值得羡慕吗?

    “羡慕?”凤司醉眸子一冷,全身上下散发着阵阵寒意,嘴角勾勒起一抹冰冷的弧度道:“等到凤星玥回长安城,朕便让你知道此时你说的话是多么的可笑。”

    她微愣,面前的冰冷的帝王大概是理解错她的意思。她所谓的羡慕并非洛倾尘的如意郎君凤星玥回到了长安,而是有一个那样优秀的男人,深爱着她。

    爱她,深知骨髓恨她,刨己心扉。

    “启禀皇上,启禀娘娘。”如意宫的宫女缓缓走了进来行礼道:“李公公求见陛下,说是……有关于汤药的事情。”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