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好。”洛倾尘的声音略微有些颤抖,但清澈的眼眸却显得那样的坚决。

    可当她看着他极冷的笑容,却还是觉得呼吸一滞。

    那样的笑,那样的凄凉。

    只见他缓缓抬起手,修长的之间划过她的面容道:“你看到那边的蛊吗?”

    她猛然一怔,那抹阴森的感觉在这一瞬间直达心底。

    东墙画卷旁的那个蛊从敢进门的时候就给了她一种很压抑的感觉,而此时此刻当凤司醉再次提起的时候,她后背不自觉的泛起一阵又一阵的冷汗。

    “是……是什么?”她抿了抿唇,目光颤抖的忘了过去。

    下一秒,风司醉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将她拉到蛊的面前。

    一抹淡淡的血腥气息缓缓传来,她咽了咽口水,有些不自觉的往后一退。

    但风司醉却没有给她这个机会,而是瞬间将蛊的盖子打开,一双凌厉的眸子带着无比的绝望看着她道:“这是你亲手杀死的孩子。”

    一股浓重的血腥味扑鼻而来,她踉跄一退,心脏不要病的狂跳。

    这种感觉并非完全来来自于她,有很大一部分是来自于原主。

    那是她亲手送到地狱的孩子,里面是血,半个月前原主亲自喝下落胎药留下来的血。

    “嗯……”她闭了闭,睫毛轻轻一颤。那种血腥的气息让她胃里一阵翻滚,满满的罪恶感猛烈的敲击着她的心脏。

    她捂着胸口,大口的呼吸着,脸色一片苍白。

    而此时此刻,站在蛊面前的凤司醉望着他浑身猛然一怔。他以为当她看到这些血的时候,只是冷漠的转身。

    殊不知,她竟有如此大的反应。

    “你会有如此反应,倒让朕意想不到。”他小心翼翼的将蛊的盖子关上,右手一挥道:“明日朕便会让凤星玥回长安,可请你记住就算朕和你一起下地狱,都不会让你和他双宿双栖!”

    话音一落,他头也不回的离开御书房,徒留她一个人跌坐在地上。

    她微微颔首,看着不远处的蛊,心里猛然一收。

    原主真的是一个……没有心的人。

    她最心疼的莫过于凤司醉,这个男人到底偏执到什么样的地步,会在原主做出如此残忍的事情之后还留下她的性命。

    让她衣食无忧,护她一世周全。

    以至于他的心里明明已经认定了是毒药,却还是只喂给她最后一小口。而她真的吞下去的时候,又紧张的找来御医,怕她中毒……

    那一刻,他有没有想过。如果那碗汤药真的有问题,先死的人也是他……

    回到韶华殿,一夜未眠。

    翌日一早,凤司醉如他所愿在大殿之上宣召凤星玥回宫。

    朝上大臣纷纷跪地磕头请求他收回成命,但他却无动于衷。

    他很清楚自己恨她,非常恨。

    但即便如此,她想要的……他都想要帮她实现。

    今夜的月很美,如意宫中惜锦亲自做了糕点,祭拜着闺房中的灵位。

    那是来自于宁远将军钟哲的灵位。

    “失意之日……陪朕喝两杯吧!”凤司醉站在她的闺房门口,没有进去。而是优雅的靠在门沿上,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