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读取完这个故事的她,不知为何有一种窒息一样的感觉。

    因为这个故事,太悲了……

    原主当场御史大夫的唯一女儿,拥有倾国倾城,沉鱼落雁的容貌。

    她从小到大就没有任何烦恼,爹爹在朝中握有强大的势力,她自小受人尊敬。

    所有见到她的人都喜欢她,包括……凤星玥。

    原主遇见他是在稻穗收割的秋天,洛府的后花园。她本事和丫头们玩捉迷藏,却不曾想过竟然在遮着白绫的情况下抱到了凤星玥。

    揭下白绫的那一刻,如若说是两人一见钟情,也不为过。

    之后,他们便私定了终生。

    凤星玥是当今圣上的第七个儿子,冷妃的儿子。但奈何才华横溢,终究是得到了御史大夫的赏识。

    但他距离帝位,却是那样的遥远。

    不仅仅是因为他的前面有六个哥哥,而是因为他有一个弟弟。

    当今皇后的儿子,太子殿下凤司醉。

    那个被称之为京城第一的美男子,奈何却生了一场怪病,从此身体犹如翩翩树苗,经不起任何风吹雨打。

    听闻,他曾经在郊外狩猎的时候为了救一个人,不惜被毒蛇咬伤,寒气入体,差点丢了性命。

    宫中的御医皆是束手无策,途径长安城的某个悬壶济世的道长一眼就看出了端倪。

    他看着凤司醉在他耳边轻声道:“你想要的解药在哪里,你比我清楚。”

    凤司醉一愣,却只是淡淡一笑:“江湖术士,请他离宫。”

    即便凤司醉的身体极差,当今圣上依然打算将皇位传给他。

    这些,看似与原主毫无关系,实则却有着莫大的关系。

    因为御史大夫也就是一向疼爱她的爹,直接拒绝了凤星玥对于女儿的求婚,将她嫁给凤司醉。

    她的爹爹只对她说了一句话:“皇上赐婚,你若不嫁也行,不过就是赔洛家满门的性命罢了。”

    这样言语,让她没有任何的选择。

    她就这样,嫁给了一个人人都知道命不久矣的皇帝。

    太上皇担心凤星玥会有所异动,早早的将他和他的母亲遣往了北荒之地。

    临别那日,原主上花轿入宫,男配凤星玥从后门离宫。

    原主恨,恨太上皇,更恨凤司醉。

    如果凤司醉没有同意这门婚事,她早已嫁给了他心爱之人,过着只羡鸳鸯不羡仙的生活。

    入宫之后,凤司醉给封她为后,让她入住韶华殿。

    可她却宁可搬到凤星玥母亲当时所住的冷宫,大门不出,二门不迈。

    凤司醉知道她恨他,却也不敢打扰她。

    她以为这纸赐婚他没有反对过,其实她错了……

    他这么做,只是为了保住她的命而已。

    她在冷宫里待了一年,宫里每年都会来新的秀女,却从未听闻过凤司醉有哪个特别宠爱的人。

    但他却也很少来找她,金银细软,绫罗绸缎所有的一切都给她最好的,但是他就是没有来找她。

    渐渐的,她有些不甘,莫名的不甘。

    她想要报复他,让他以为得到了她之后,再狠狠的将他的真心踩碎。

    这样,才对得起她的恨,对得起她和风星玥的生离。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