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晚上回去的路上,洛倾尘都显得有焦虑。

    系统给她的支线任务好像是:帮炮灰凤舞玥找到真爱!

    可敢情这炮灰的前男友是死神祭司啊,这任务的场景设计有点苛刻啊!

    锦桥上的风很大,天空中似乎还飘着小雪。

    他们几个人走在前面,她和夜千魂走在后面。

    “你为什么会想要来打职业。”他的声音很轻,却有一种好听到不行的温柔。

    洛倾尘微微侧眸,看着他穿着月白色毛衣的身影轻声一笑道:“刺激!”

    她不是原主并不能准确的说出原主为什么选择来打比赛,也许是起初是因为好玩,后来大抵是因为游玉霖吧!

    “我以前也问过小舞这个问题。”夜千魂慢悠悠的看开口,似是在暗示什么一样,继而说道:“她告诉我因为很特别。”

    “特别?”

    “她说女生玩这个游戏就很特别。”

    只此一瞬,洛倾尘似乎只能听见耳边的风声以及自己强烈的心跳声。

    五秒后,她淡淡的扯了扯嘴角,习惯性的摸了摸耳际道:“我觉得她说的非常有道理!”

    讲道理,现在她都有一点怀疑夜千魂是不是已经知道她的身份了。

    哦不,具体来说应该是她的性别。

    以至于回到房间的时候,他洗完澡都没有光着身子出来,这一举动实在不符合两个男生在一间房间的逻辑。

    洛倾尘半靠在床铺上,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柠檬清香。

    也不知道是吹了风还是什么其他原因,她只觉得脸好像有些微微的发烫。

    “你知道我什么不和胖子一间房吗?”夜千魂给她倒了一杯水放在床头,才慢悠悠的爬进被窝。

    洛倾尘拿过水杯,双手紧紧握着,眉眼轻颤道:“祭司不是说他会打呼磨牙什么的吗?”

    “这些算得了什么。”夜千魂嘴角勾勒起一抹好看的弧度道:“他会梦游,而且一到陌生的地方梦游的情况更加的严重。”

    起初洛倾尘以为夜千魂也只是说说而已,毕竟梦游这两个字在她眼里大概就是晚上起来房间走一圈这种。

    没想到的是胖子的梦游是打开了他的背包,拿出里面的剪刀,坐在同房间的其他人面前微微眯着眼,阴阴的说着:“剪,剪,剪掉!通通都剪掉!”

    由于最开始的时候祭司带着耳塞,并没有听见胖子说话。

    直到胖子的剪刀开始剪他的头发,他才猛然惊醒,随即便是一声惊天地泣鬼神的尖叫声

    啊卧槽!

    当然,这件事情洛倾尘也是第二天早晨,从盯着黑眼圈的祭司嘴里听说的。

    “你会不会自己做梦,然后冤枉我啊!”胖子显得有些委屈,毕竟祭司把他描述的太过于变态恐怖,他有点不能接受这样的自己。

    “他绝对没有夸张。”夜千魂抿了一口咖啡淡淡道:“几年前和你北上的时候,你是拿着水果刀在我床前削苹果,一边削一边还说削,削,削光!通通都削光!”

    “我去!夜千魂!难怪你说你不和胖子一间房,敢情你知道啊!”祭司一脸愤怒的看着他道:“我不管,我今晚要和倾尘一间房,你们三个一间。”

    “不可能。”他微微抬眸,一双深似海的眸子里带着绝对的气势。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