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可我终究还是违背了自己的诺言,说过会保护她一辈子的诺言。

    他们竟然趁着我去业刹神殿的路上,在星辰殿施血咒禁术!

    兮萦,她竟然能做出这种事!她竟然能狠毒成这般样子。

    天知道当我看见她一身雪白衣裳,整个人浮在水里,我的心有多痛。

    那种愤怒、冷漠、懊悔、害怕、绝望的感觉集于一身,我一辈子都不能忘记。

    我知道我不能再呆在这里了,我不能再让她有任何的危险。就算是我死,也绝对不能让她死。

    所以我决定,前往业刹神殿取宁息草之时,顺便施以一个古老的禁术灵魄生死劫。

    感谢我是兽神之身,让我有这个资格施展这样一个禁术。

    这样她永远不会比我先离开,这样此生无论何时何地,她都不会丢下我一个人。

    这样我便能在有生之年,永远陪伴在她身边,照顾她,宠爱她,保护她。

    可不知为何,上天总喜欢和我开玩笑。

    百年之前姐姐为了封印祭灵剑用魂魄生祭了它,百年之后竟是她抢在我前面,做了这件事。

    我不怪她,但我想知道

    为什么我没有死!

    说好的古老禁术,说好的灵魄生死劫,说好的一切一切死生相随!

    为什么要骗我,为什么要让我一个人承受这些,为什么那么的残忍!

    这个世界对我来说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我恨这个世界,恨透了它。

    我每天喝大量的酒,有那么一瞬间,这个东西可以麻痹我的神经,让我不再那么疼。

    那终究还是只有那么一瞬间,日日夜夜,我的脑海被她的身影所占据,被她的一颦一笑所包围。

    我真的不想活了

    可就当我打算自绝的时候,流光告诉我大皇子求我帮忙。

    脑海中突然想起兮萦的身影,姐姐和她的大仇均未报,我怎么能死

    不,我要活着,我要杀光所有巫族的人,来祭奠你们的亡灵。

    然后,我便同你们一同归去。

    可我没想到的是,上天在对我残忍决绝以后,似乎终于眷顾了我一次。

    我站在祭祀台底下,看着台上一抹粉色仙裙,全身淡粉色灵力环绕的她。心里咯噔一跳,好似一件珍宝失而复得一般的激动。

    我甚至不敢说话,我怕只要一说话,这场梦就醒了。

    但还好,梦依在,她也在。

    只不过,她看着我的眼神有些生气。我知道她为何生气,她一定以为我想要救兮萦。

    然而,我并不是想要救他,我只是不想她带着姐姐这张脸去阎罗地狱罢了。

    而且,我也不想脏了她的手。

    我从未想过她是天族的小帝姬,坠落凡尘只不过是她的一个命数劫难。

    她在渡劫,而我却渡了这一生所有的爱给她。

    突然有些感谢灵霜,谢谢他为我定下的婚约。

    谢谢我可以名正言顺的娶她,娶这个日日夜夜在我梦中出现的天族小帝姬。

    不,她只是我的洛倾尘罢了。

    谁将烟焚散,散了纵横的牵绊。只为一句,等待下一次相逢。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