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最终,一切事情尘埃落地。

    在证据之下,何洪杰即便是闭口不言,依旧没办法逃过他所犯下的罪过。

    当年和他和自己的女儿何贵妃,用另一种特殊的方式,将刚刚出生的楚惜墨抱走。

    如若不是当时的刺客手下留情,恐怕一切都已经成了不可逆的定数。

    事情到了最后,何贵妃倒是和她的父亲不同。

    对于这一切的事情她根本就懒得反驳,这些年以来的深闺大院,她很清楚自己或者死去并没有什么区别。

    皇帝从来都不爱她,一个进了宫的女人可以没有孩子,但是却不能没有男人的爱。

    她在这冰冷的皇宫里度过了无数个日夜,她厌倦、焦虑、甚至想要自尽。

    这样的结果,大抵对她来说是一种解脱吧!

    当她被考上锁烤,一身囚服的时候。她转过身,问了皇帝一个问题。

    “皇上,如果没有太子的事情,你分一点爱给臣妾吗?”

    良久,皇帝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应道:“不会。”

    “哈哈哈哈哈”随之而来的就是何贵妃的一阵苦笑,她扯着嘴角最后说了一句:“臣妾就是知道皇上永远都不会爱臣妾,臣妾才和父亲一起掳走了太子。如今,我一点都不后悔!一点……都不后悔!”

    最终,念在何洪杰曾经对朝廷有功的份上,并没有杀他们的满门。只是将他们放逐在西北之地,永不得回长安。

    其实所有人都知道,这一决策,倒还不如杀了他们来的痛快。

    这些天,洛倾尘发现自己完全在恍惚之中度过。

    因为她从六王爷的宝贝郡主,一跃成为准太子妃。

    楚惜墨的身份,倒真的是令她没想到。

    当朝太子……原来,他说的要她堂堂正正站在他身边的原因就是这个。

    鎏金阁。

    洛倾尘一袭冰蓝色的刻丝泥金银如意云纹缎裳,悠闲自在的喝着碧螺春。

    “郡主就是郡主,宫里的日子倒是适应的比任何人都快。”门外传来楚惜墨温柔的声音,带着一抹淡淡的宠溺。

    她拿着茶杯,微微颔首的瞬间,竟有些愣住。

    大抵是这几天都没有看见他,还对他如此流缎锦服没有太看的太习惯。

    毕竟……真的太过于耀眼了……仿佛是君临天下的王者,傲然的目光从海上帝少,变成了尊贵皇子。

    仅仅是一个身份的转换,竟然能够让楚惜墨看上去那样的好看。

    一种让人耳目一新,无法抗拒的好看。

    “傻瓜,愣着干嘛?”他右手轻抬,弹了一下她的眉心道:“好像没见过一样……”

    “是没见过啊!”洛倾尘眉梢微动,为他倒了一杯茶道:“总觉得你和以前很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

    “更……稳重了吧!”洛倾尘右手托着腮,看着她问道:“其实你天生就应该是个王者。”

    以楚惜墨的能力,就算不成为海盗,这一生也绝对荣华富贵享之不尽。

    可他却愿意用这种能力,每分每秒行走在刀刃上,救那些贫穷的百姓于水火之中。

    如今,她突然发现。

    这大概是冥冥之中,他有一颗爱民如子的心。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