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这是什么意思?”林若景显然完全不能接受眼前这个结局。

    不是说好的凌迟处死吗?不是说好的斩首立决吗?

    怎么分分钟宰相大人也来了,御史大人也来了,那锁着楚惜墨的铁链,怎么莫名其妙的就解开了!

    “何相都没开口呢,有你什么事。”苏渊锐利的眸子狠狠的督了林若景一眼,吓得他额头瞬间冒出了冷汗。

    眼前的苏渊如今圣上身边的大红人,他这一个毫无官衔的人实在不敢在他面前造次。

    “咳咳”何相一副恨铁不成钢的眼神督了林若景一眼,继而转身看着苏渊道:“苏大人,您若是和这海盗相熟,放了也就放了。可您总要事先和我打个招呼,眼下这众目睽睽,可就没有那么好放了。”

    何洪杰自然知道此时此刻的自己就犹如打肿脸充胖子,内心早已如热锅上的蚂蚁,但表面却丝毫都没有表露出来。

    毕竟,高手之间的对决,往往只在一念之间。

    “何相,你恐怕是没有听清老夫刚才说的是什么吧!”苏渊负手而立,看着眼前的何洪杰道:“放不放如今已经不是你们说了算了!”

    众人皆是一脸不解的看着苏渊,而此时何洪杰急忙给了林若景使了眼色。

    林若景立刻会意道:“苏大人这么做恐怕是越权了,毕竟将这群海盗一窝端的人……是我!”

    “当然。”苏渊轻轻的缕了缕自己的胡子说道:“这个功劳少不了你的,不过最终要是要让太子殿下定夺。”

    “太……太子殿下……”林若景完全没有晃过神来,不知苏渊所说的太子殿下是何人。

    毕竟长安城里只要是个人都知道,当今圣上只有一个女儿,那便是集万千宠爱于一生的公主殿下。

    至于太子这两个字,还当真是闻所未闻。

    苏渊别有深意的看了何洪杰一眼,继而将目光放在楚惜墨身上。

    下一秒,在场的所有老百姓皆是完全僵硬在原地。

    只见苏渊从衣兜里拿出一个皇诏,双手举过头顶。随后身后一大片人以及他皆是猛然跪地,重重的磕了一个响头道:“恭迎太子殿下回宫”

    洛倾尘一愣,正欲转眸的瞬间,正好撞上他漆黑如墨的眼眸。

    那一瞬间,原本黯淡的眸子仿若突然抹上了一层流光。

    他朝着她淡淡一笑,认真牵起她的手道:“准备好从郡主变成太子妃了吗?”

    此时,原本站在一旁已经呆若木鸡的林若景整个人犹如受了极大的刺激,疯了一样的大喊道:“你们是不是有病啊!太子?他是盗贼好吗?我说御史大人,你是不是人老了脑子糊涂了?”

    他完全不相信一个海上的盗贼会是什么太子殿下?

    别搞笑了好吗?那他林若景就是天王老子!

    “侮辱朝廷命官,诋毁当朝太子殿下。按律当凌迟处死,株连九族!”苏渊冷眸一敛,看着空荡荡的法场道:“既然今日侩子手的到都洒了酒。不如,就别浪费了!”

    话音一落,苏渊身后的人便冲上前去,将他直接按下道:“别动”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