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当洛倾尘赶到法场的时候,楚惜墨正被推上高台,侩子手喝了一口酒,将酒洒在刀刃之上。

    “兄台你可得慢点死,这凌迟处死你若是先死了,我可以要陪葬的!”

    作为执行凌迟处死的侩子手基本都非常具有刀工,凌迟处死准确的时间是两个月。

    两个月的时间内如果犯人死了,那么侩子手就要被斩首。

    楚惜墨没有回应,修长的指尖轻轻的地板之上划过一个痕迹。

    台下熙熙攘攘,洛倾尘站在某个高位之处,随时随地打算劫囚。

    她并不是不相信楚惜墨,而是她没有办法看着他受一丁点伤害。

    “咳咳”此时的林若景大摇大摆的都在官椅之上,原本执行这次凌迟的五品官员都给他让了位置。

    毕竟是宰相大人身旁的人,区区五品官员根本就没办法得罪。

    “时辰已到,开始吧”他晃晃悠悠的拿起桌面上的令牌,朝着地上一丢,眼底尽是痛快。

    顷刻之间,洛倾尘正打算使用时空定格只见将楚惜墨带走。

    殊不知,地下的老百姓们比她先一步动了手

    “放开帝少,我愿意用我自己的命换他的命”

    “帝少给我们的金银让我重病的孩子得到了救治的就会,我也愿意用我自己的命换他的命!”

    “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何况帝少给我们的是涌泉,我一条命不过滴水之恩而已。”

    “放开帝少,放开帝少,放开帝少”

    ……

    一浪一浪的声音高呼了起来,曾经以帝为标记的银袋,终于得到了应有的相报。

    这一刻,就连洛倾尘都不自觉的红了眼眶。

    海上帝少,劫富济贫万千百姓,感恩于心。

    这大抵就算一个海盗最欣慰看到的一幕吧!有一天发现自己危难关头的事情,那些他帮助过的人记在心上。愿意为了他以命换命。

    此时此刻,洛倾尘的心底被这一浪一浪的呼声所震撼。体内的血液都跟随者这样的呼喊声不断的燃烧起来,这种感觉甚至有一种身临其境,她都可以为了他去换命的感觉。

    当然,本来也可以……

    “你你……你们想干嘛?想造反是吧!”林若景整个人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显然没想到这群百姓不是来看热闹的,是来搞事情的!

    他可是海盗,作为海盗不是应该人人得而株之吗?

    为什么有一种万民爱戴他的感觉!

    “贪官污吏,百姓名不聊生,若不是有帝少,我们早就被饥荒饿死了!”其中给一个壮年绑着一个头巾,站在阶梯上大声吆喝着:“放了帝少,我们愿意集体联名血书,只能朝廷给我们一条活路”

    “放肆”一抹极尽威严的声音响起,从法场的东南方向驶来。

    洛倾尘眼眸一敛,认出了那顶金丝边的轿子。

    她眉心轻轻一蹙,半眯着眼看着从轿子里面走下的何洪杰。

    作为在朝廷里一人之上万人之下的人物,何洪杰为什么要亲自前来监督楚惜墨的刑法。

    这一点,倒是令她觉得非常的奇怪。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