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生能尽欢,死亦无憾。来世换你渡我,可愿?灵朽

    我出生的时候我的父亲和母亲便不再身边,父亲被关进天族大牢,母亲则久居浮游仙境不断寻找的如何拯救父亲的办法。

    从小我便和灵霜还有姐姐灵瑶生活在一起,姐姐很温柔。或许是因为母亲不在缘故,她对我和灵霜呵护倍加,百般的好。

    姐姐告诉我,在兽人的世界都是雄性多,雌性少。因此如果我出门看见小雌性的话,就要把握机会,让她成为我的另一半。

    可长大后我才发现,姐姐说的话不对。

    我只要出门就能遇见小雌性给我告白,无论走到哪里都是目光的焦点。

    光是这一点,就把灵霜气了半死。

    不过,他终究是疼爱我的哥哥,直到

    祭灵剑封印被解,姐姐生祭祭灵剑。

    一切发生的太快,快到我来不及反应,姐姐已经不存在了。

    我恨自己,我知道灵霜也恨自己。

    那天,天空一片姹紫嫣红。一阵震耳欲聋的声音后,整个业刹神殿犹如死一般的沉寂。

    而那时候的我遇见了一个人,一个姐姐长得一模一样的人。

    她就这么静静的看着我,用姐姐的语气问我,要不要和她走。

    其实我的内心深处知道这个人不是姐姐,但那一刻,我蒙蔽了自己的眼睛和心。

    我想着,即便这样呆着和姐姐长得一样的人身边,也挺好。

    直到,灵霜攻打凤羽台,我才突然醒悟。终究,是我错了。

    兮萦不是灵瑶,而从灵霜的眼神中我可以看出,他恨兮萦。

    他会如此仇恨一个人,必然姐姐有关。我猜,当年祭灵剑的封印被打开,或许和巫族甚至是兮萦有着莫大的关系。

    心里突然很愧疚,其实有本我的灵力是可以抵挡住灵霜的诛神珠,但那一刻,我却有些厌世。

    我不知道什么是对,什么是错。或许如果我死了,便能见到姐姐,便能知道真相

    多少红颜悴,多少相思碎,唯留血染墨香哭乱冢。

    第一次见到她是在寒冰山的玄冰冢,可惜的是那时候我没有心脏,没有记忆,就如同一个傻子一般出现在她面前。

    她刀法极快,一身是血,但那一瞬眼眸却清澈见底。不知为何,那样一瞬间的她,好似会发光。

    脑子里只有一件事,我要保护她,绝对不能让她受到伤害。

    我为她挡下了所有的攻击,终于满身伤痕的倒在了她怀里。不知为何,我很眷恋这种感觉,她身上淡淡的气息,竟可以让我忘却身上的疼痛。

    其实我知道,她身上有冥火,可以杀死我的东西。可我却依旧闭着眼,不愿意离开她的身边。

    突然觉得自己好傻,就像是她口中所说的傻子。

    不过,她终究将冥火熄灭,然后拍了拍我的脑袋在我耳边轻声的说:“我叫洛倾尘,没有家人,没有爱人,没有人像你一样拼死保护我。如果我们能活着出去,你便娶我可好?”

    我心里一怔,嘴角微微扬起,轻轻的点了点头。我不知道她是否看得见,但我真的想娶她。

    不知道她会不会嫌弃我,是个没有心的傻子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