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洛倾尘眉梢一动,林若景来赎她,倒是有些让她惊讶。

    不过转念一想,也并非全无理由。

    果然,这个林若景也是个心思缜密的人。

    毕竟,他和梁姬之间,应该算得上彻底闹翻了!

    “看样子,你并没有很惊讶?”楚惜墨妹眉梢一动,深邃的眸子显得有些暗沉。

    此时此刻,他的脑海里突然想起那时候她一口咬定林若景回来赎她的模样。

    一双眼眸里满是泪花,坚强中又带了点……傻气。

    林若景是想她生,还是想她死,他难道会不知道吗?

    “惊讶倒不至于。”洛倾尘随意找了个地方坐下,轻熟的泡了一壶茶,空气中渐渐弥漫起淡淡的白茶香气。

    她将茶过了一边,放在嘴边抿了一口继续道:“可他这种人,既然能来我们便行待客之道就是了。”

    洛倾尘的动作很随意,仿若是在自己家一般,丝毫没有估计。

    大抵也是面前的这个男人,她太熟悉了吧……

    楚惜墨则是饶有深意的看了她一眼,坐在她对面道:“行待客之道自然没问题,可你的身份得是主人才行。”

    她清眸一抬,嘴角勾勒起一抹极淡的笑意道:“选个好日子吧!”

    楚惜墨给他的感觉有一种莫名高手对决的意境,两个人说出来的话似乎都没有直入主题。

    可就是有一种,你说什么,我都知道的默契。

    一种不言而喻的心照不宣

    “择日不如撞日。”下一秒,他忽明忽暗的暗眸里闪着细碎的幽光看着他道:“我们还是可以,请他喝一杯酒。”

    她眉梢微动,放下茶杯,微微颔首的瞬间,正巧撞上了他漆黑的眸子。

    那一刻,她才发现。某人设了一个大牢笼,从而请君入瓮,画地为牢。

    楚惜墨要成亲的消息不到一个时辰,整个血蓝岛上的海盗都传开了。

    几家欢喜几家愁,欢喜的皆是男子,愁的则皆是女子。

    最愁的莫过于清薇。

    这个消息是季羽亲口告诉她的,她几乎瞬间站不稳。若不是季羽扶着她,她可能已经跌落在地上了。

    “清薇事已至此,你就不要和洛姑娘过不去了。”季羽一脸心疼的看着她,眉心紧紧蹙起道:“毕竟,她马上就要是帝少的妻子了。”

    “不”下一秒,她用力将季羽一推,眼眶里的泪水如断了线的珍珠一滴一滴的落下来,声音梗咽道:“不可能……你……你骗我的对不对!”

    她不相信,楚惜墨是什么样的男人她非常清楚。

    对于那些接近他的女人,他从来都没有多看一眼。

    这一次……怎么可能会有例外呢!

    “清薇,你为什么……那么喜欢帝少啊!”季羽看着她那么伤心的样子,甚至也陪着她一起红了眼眶,问了一个他一直很想知道的问题。

    殊不知,清薇给他的答案,却让他所有的真心,碎了一地。

    “呵呵”清薇几乎是带着嘲讽的笑意,一脸泪水的看着他,一字一句的说道:“你那你为什么那么喜欢我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