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郑宽凶你说的对!”许威丢给了他一壶酒道:“兄弟走,到我将军府上喝上一杯。我那些小丫鬟,可比这个肮脏的东西,干净的多!”

    “好的。”郑宽接过酒饮了半壶,走上前去,递给站在楼梯最后一层的林若景,带着意味深长的笑容道:“兄弟,看你的脸色就知道你也是受害者,这半壶酒就留着给你消愁解闷了!”

    林若景眉眼之间尽是一片怒意,原本柔弱安静的脸颊,瞬间变得狰狞。

    但在下一秒,脑海里想要杀人的冲动立刻烟消云散。

    梁姬,不值得他这么做。

    顷刻,他接过郑宽递给他的酒道:“谢谢了兄弟。”

    “不客气”郑宽轻笑一声,压低了声音道:“可惜小郡主不在了,若是她还活着,我一定不会看上这种女人。”

    郑宽的一席话让林若景的心底猛然一颤,他有些僵硬的愣在了原地,脑海里瞬间一片空白。

    他究竟做了什么,为了一个那么肮脏的女支女,放弃了一个那么爱他的女子。

    待郑宽和许威走后,梁姬似是才铺天盖地的噩耗中晃过神来。

    她几乎是三步并两步的走到林若景的身边,眼眸微微一颤的看着他,想要开口说些什么,却被林若景突如其来的举动所打断。

    他拿起酒壶咕噜咕噜的喝了一两口,随即一口将酒喷在了梁姬的脸上,看着她道:“给自己洗洗吧,你太脏了。”

    下一秒,梁姬的泪水哗一下就落了下来。

    她咬了唇,想要伸手抓住他的衣袖,却不曾想过林若景直接后退了一步,丝毫没有给她在碰到他的机会。

    他是恨她的,比起郑宽和许威,他对她的恨要多得多。

    可眼下,他不想因为她这样一个女人,毁了自己的前程似锦。

    他还有机会,他可以找到洛倾尘。虽然时限一过,但是刘叔派人秘密的告诉过他,那个所谓的帝少并没有杀了她。

    虽然她现在在哪里他并不知道,但是只要他联系刘叔,就一定能查到。

    回到王府,满房间的白绸已经扯了下来,门口的家仆直接将他拦了下来并对他十分不友好的说道:“今日在万花楼的事情王爷已经知道了,念在先前的情份上,王爷命我告诉你,他给你一天的时间离开长安城,否则别怪他心狠手辣。”

    音落,家仆将他用力一推,对他更是满满的敌意。

    如今他身上银两并不多,原本存在钱庄的银两一定已经被六王爷扣死了!

    眼下让他离开长安城,他根本就活不下。

    他花费了那么多的努力才走到今天这个地步,怎么让一个肮脏的女人毁了她的大好前尘。

    这一刻,他巴不得将梁姬碎尸万段……

    他紧紧握着拳头,最终决定铤而走险。用身上的这些银两租一艘船,前往血蓝海,把洛倾尘带回来。

    如今六王爷只知道他和梁姬有染,并不知道自己的女儿是他亲手丢给海盗的。

    他自认为自己这一点不可能猜错,毕竟如果六王爷知道这件事情,肯定会让他偿命。

    那么,眼前他只要找到洛倾尘。对深爱着他的洛倾尘甜言蜜语一番,一切都还有转机!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